第118章 第 118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没有睡好, 前半夜辗转反侧,后半夜她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得却不安稳。那天晚上她做了一场噩梦,她梦见鸿西口失守了,那个人生死未卜。她是被这场噩梦惊醒的,醒来的时候她望着上方的天花板, 心里空落落的。

    吃饭早餐之后, 顾书尧吩咐佣人替她去买报纸。她一眼就看到了报纸上报导的最新战况:一支日本军队以日方士兵失踪为由欲进入鸿西城中搜查, 盛军驻守部队直接拒绝其无理要求后, 两军开始交火。

    日本明北军原以为盛军不会抵抗,却不料盛军并不退让半分,一整夜连天的炮火, 火光把鸿西城的半边天都点亮了,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双方伤亡情况倒是不清楚?;蛐硎悄某∶蔚脑倒? 她尝试着去报纸上找他的名字,但是除了盛军将领提到他之外,其他地方并没有特别提起, 没有消息或许是好消息。

    然而看到这则新闻后, 顾书尧还是不安, 她最害怕的事情终究是来了。明明殷鹤成跟她说的只是去察看驻防,没想到就这样打了起来。

    长河政府明确要求过盛军不要与日方发生冲突, 这一仗打下来便是殷鹤成擅自主张。既然是这样, 长河政府也不会出兵支援。盛军虽然在燕北驻军二十万, 但放眼全中国,也只能称作一支孤军。日本人在明北驻军十万,都是装备精良的部队。此外,日本除了在明北驻军,日本在燕北部署的正规军也有两万人。这仗要是这样打下去,胜负也难说。

    她没有想到,在如今这个局面下,那个独自抵抗的人,居然会是他。

    那一夜的交火对乾都的政局来说也是触动极大,下午的时候,除了新闻报导之外,全国上下的报纸已经刊登有关这件事的社论。有的报纸责骂盛军没有全局观念,所作所为会迅速恶化

    中日关系,引起不必要的战争。但也有报纸说殷鹤成所为是在抵御日军侵略,并指责穆明庚与日方所签订的协议为卖国。但相比当权者掌握的报纸,这种声音要小的多。

    姨妈的预产期原本还有半月多,上回因为不小心摔了一跤才出现临盆的征兆,如今又慢慢平复,顾书尧便也能拿出时间去药厂准备。

    顾书尧索性去华强路找了孔教授,他依旧继续帮着何宗文经营书社。

    孔教授看到顾书尧的时候稍有些惊讶,“书尧,你怎么回来了?!辈还?,他又说:“我上次听孔熙说你回乾都了,还上了那个什么画报的封面,看来是真的?!笨捉淌诰鹊母嗍撬母谋?,倒也不是多惊讶她回来。

    《丽媛》画报在全国的销量都十分大,孔熙他们看到其实并不出顾书尧所料。

    眼下的战况火烧眉毛,孔教授和顾书尧也没有多谈别的,开门见山道:“书尧,你今天来,也是为了昨天晚上鸿西口的炮火声吧?”

    孔教授如果不说,顾书尧也准备提这件事,她点了点头,“我想过来发表几篇社论,声援盛军?!?br />
    “好!”孔教授虽然听说过顾书尧和殷鹤成的一些传闻,知道他们从前闹得很僵,不然当初顾书尧也不至于出国了。但孔教授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如今国难当头,所有的私人恩怨都可以放下。

    顾书尧就在报社写她的社论,她想说的话其实早就考虑清楚了,日本的狼子野心摆在那,一味退让反而是助长他们的气焰。顾书尧逻辑非常清楚,整件事情从最开始来说,日本突然增兵原本就是不合理的,之后再拿退兵换取利处,这样的行径若被允许一次,今后便还有无数次。日本若想获取他们想要的利益,便只要反复增兵撤兵即刻,中国就这么大,日本得寸进尺,这样的事情哪里还会有尽头?

    顾书尧坐在孔教授身边的办公桌子上写,写到一半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了一声“爸”,顾书尧抬眼一看是孔熙,她依旧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学生装,和一年前没什么变化。

    孔熙刚刚进门,也看见了顾书尧。顾书尧先与她笑着打了声招呼,孔熙愣了许久,才说:“你真的回来了,法国感觉怎么样?”

    “还行?!?br />
    “你这么快回来,拿到了学位么?”

    顾书尧点了一下头,她也没多说什么,现在她想做的还是帮着殷鹤成更多的取得舆论,现在他是孤军奋战,她只能用舆论声援他??孜跣硎羌耸橐⑽扌暮退惶?,在一旁站着看了一会,也到别处去了,“我先走了,再见?!?br />
    “嗯,再见?!?br />
    顾书尧将社论写完后便交给了孔教授,报纸明天便会刊登她的文章,用的是她书尧的笔名,在整个燕北甚至整个北方的文化界,书尧这个名字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她之前翻译的《法国工业生产》在文化界是不亚于《丽媛》畅销书。

    她之前毁坏过他的名声,如今她也有义务替他正名。

    第二天早上,顾书尧的社论发表,孔教授也参与进来,在另一个版面也发表了一篇他的社论。同一天关于同一件事情刊登两篇社论还是第一次,他们的态度也给了其他杂志启示,那天下午,关于盛军与日本明北军交战的正面评价渐渐多了起来。

    乾都那边听说因为这件事开始印发了学生□□,浩浩荡荡,开始向政府施压。

    此外,顾书尧还去了一趟药厂,她记得临走之前他说过会派人与她交涉磺胺药的事情,如今她唯一能替他做的便是替他源源不断供给磺胺。

    第三天的时候,果然有殷鹤成的人来药厂找她,来人是殷鹤成近卫旅底下的一位团长,姓张。

    然而这边的西药新生产还需要时间,顾书尧想起乾都那边或许会更快,于是打了通电话过去,然而令她意外的是,那边药厂的电话始终都没有人接,她又试着拨打何宗文的电话,可依旧没有人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