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第 140 章(修文)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他的手揽在她腰上, 紧紧箍着她, 她忽然有种上当的感觉。

    她原本没想着带孟学帆来官邸, 是他主动邀请。现在想起来,他们从港口回盛州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雪,他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想来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想好了。

    她嗔怒似地去将他的手拿开, 可他反而越箍越紧,并不准备松开。

    她转过头瞪着他, “殷鹤成, 你是故意的, 是不是?”

    他不和她争辩,嘴角微微扬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br />
    “你……”他如今这个态度,她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赏饷嫜┫碌么?,路也被冰冻住了, 她的确回不去。顾书尧无可奈何, 只说:“就算我不回去, 我也得跟我姨妈他们打个电话, 免得她担心?!?br />
    殷鹤成这才松开手, 顾书尧直接上楼去会客室打电话去了。他跟在她后面,看着她的背影, 眼底有浅浅的笑意。

    她这么说无异于同意不走了,只要她答应留下了, 无论怎样都是好的。即使隔着一道墙, 她的存在无形中也会让他觉得安心。那一次他在帅府拥着她入睡, 是他一年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因为那时第一次梦中出现的人,醒来之后还在他的怀里酣睡。

    时间已经不早了,顾书尧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洋楼那边的人应该也在找她,还是许长洲亲自接的电话,原本许长洲还在电话那头担心顾书尧的安危,听她说人在麓林官邸后,话即刻就止住了,接连说了两声,“在官邸呀,那就好,那就好?!?br />
    不一会儿,又传来姨妈的声音,听声音她是在卧室里隔着门问许长洲,“舒窈现在在哪?”

    “没事,舒窈在麓林官邸,在少帅那里?!?br />
    殷鹤成就挨着她坐在沙发上,许长洲最后那句话说的大声,他自然是听见了。

    顾书尧打电话的时候,殷鹤成只笑着望着她,一直没有做声。她被他看得不自在,故意扭过头去不过看他。

    等她放下听筒,他便靠了过来,在她耳边低声道:“看来姨妈姨父那一关我算是过了?!?br />
    “谁是你姨妈姨父?”她一本正经问他。

    她虽然这么说着,可她还是很惊讶。她知道他从前其实很抵触姨妈和许长洲再婚,没想到从他嘴里还能听到“姨父”两个字。

    他并不介意她说什么,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双眼圆睁着看向他。

    可她向来不擅长装模作样,眼中的笑意并没有收敛干净,眼中就像有一汪柔和的春水,直接往人心底淌去。

    他看着她一直没有说话,呼吸却开始慢慢有了变化。而他的眉头也渐渐紧蹙,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他了解她,他如果这个时候吻她或是更进一步,她应该都不会拒绝??墒撬荒?,他答应过的,他想让她不再有任何遗憾。

    正好有佣人上来送茶水,他忽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往前走了几步。过了一会才转过头对她说:“舒窈,不早了,早些休息吧?!彼底庞址愿烙度?,“顾小姐房间都整理好了么?”

    他说的房间就是她原来睡的那间,佣人连忙点头。她跟他道了声“晚安”,可他根本没有看她,急匆匆便回了房间。

    顾书尧跟着那位年轻的佣人去了卧室,她没有多想什么,倒是那佣人问了一声:“顾小姐,少帅刚才瞧着脸色不对劲,是不是着凉了?这天也确实太冷了?!?br />
    虽然卧室里开了暖气,可傍晚的时候因为在港口等孟学帆,身上淋了雪,到现在还是觉得身上发寒。浴室里的水烧好了,顾书尧进去洗了个热水澡驱寒。

    洗完澡倒是好多了,只是她擦头发时突然又想起了刚才那女佣的话。殷鹤成今天淋得雪不比她少,后来又没穿大衣在港口坐了许久,倒不会真的病了吧?

    他的卧室就在隔壁,她犹豫了一会,睡前披了大衣去找他。她敲了许久的门他才开,见是她,他也有些惊讶。

    他很久都没有开门,顾书尧有些担心:“你没事吧?”

    听她这么问,殷鹤成皱了下眉:“我没事,我刚才在洗澡?!?br />
    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他也穿着睡衣,脸上还有水没有擦干,的确是刚洗完澡,可他和她截然不同,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从他身上透过来的冷气。

    她碰了一下他的手,果然是冰的,“你洗完澡身上怎么还这么凉?”

    他并不想告诉她,他其实刚才洗的是一个冷水澡。这样冷的冬天,不到一定地步他也不会这样做。他有些拉不下脸面,心虚地将她的手拿开,只说:“我可能是着凉了吧,不要紧?!?br />
    她就站在他面前,她的大衣只披在身上,还能看见她里面粉白色的丝质睡裙,越是衬得她肌肤雪白。

    他看了她一眼,好不容易被冷水压下的那股子热又涌了上来。他不能再和她多说,也不敢再看她,只道:“我没事,晚安?!彼底?,殷鹤成已经准备关门了。

    原来真的是着凉了??伤髅鞑×?,却不让她进去,他越是这样她越觉得奇怪。顾书尧往前走了一步,不许他关门,“这么冷的天,你着凉了不能拖着,我让她们给你准备碗姜汤来?!?br />
    他原本是个善于忍耐的人,可那个人偏偏是她。就像故意要折磨他,她发上的茉莉香气一个劲地往他鼻子里钻。这份忍耐其实很久就开始了,从他在盛州港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从她回帅府找他那一刻起,又或是从他在乾都与她重逢的那一刻起。如今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了,就像春日里破土而生的笋,一发不可收拾。

    他浑身难受,只哑着嗓子道:“姜汤还是算了吧,我身体向来可以,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彼滤蛔?,又说:“我还有些文件没批完,你先回去睡吧”。

    他又不是铁打的,上次在乾都就病过一回,现在既不喝姜汤,还不去休息。他这样一说,顾书尧更不肯听他的了,她先是吩咐了佣人去准备姜汤,然后直接推开门进了他的套房,督促道,“你先躺着休息会?!?br />
    他站在门口许久都没有过来,她皱着眉疑惑地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走上前去拉他的手臂,“杵在这做什么?”他向来对自己的身体不上心。

    她的手心柔而软,碰到他时他往回缩了一下。她也惊讶,他刚刚浑身冒着冷气,怎么才过一会就烫成这样?难道是真的发烧了。

    他生病时,她总是极耐心的,就算他不配合,她也不生气。她只担心他是不是真的发高烧,他淋雪都是因为她,她过意不去。

    然后顾书尧刚踮起脚想去碰他的额头,他突然伸手一捞,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若是这种情况还能忍,便不是男人了。

    灯已经关了,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就已经将她压在床上,吻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他身上实在烫得厉害,隔着衣料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体温。

    炽热的温度容易让人沉陷,他是,她也是。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混乱,不自觉地去配合他。他已经将睡衣脱了下来,露出结实的胸膛来。而那条丝裙从她膝上渐渐移了上去,他的手也不安分,将他身上的热渡给她一寸又一寸的肌肤。

    “顾小姐?姜汤熬好了,您还在么?”突然传来敲门声,是佣人过来送姜汤了。

    顾书尧如梦初醒,哪有病了还这样的?虽然她胸中仍如鼓在擂,但她还是极力恢复了下来,伸手将殷鹤成推开。殷鹤成这回倒没有阻扰她,她轻轻一推,便从她身上下来了。他也发现自己刚才的确是失控了。

    她连忙起身扶他躺好。他也细致,轻轻拉了下她睡裙的蕾丝边角,将褶皱整理好,才让她去将门打开。

    那女佣倒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只是殷鹤成一开始并不打算喝姜汤。他原本身上就热,姜又发汗,更是变本加厉了。顾书尧瞪了他一眼,他虽然不情愿,却也不能露馅,最终还是看着她的眼睛将那碗姜汤一口气喝完了。

    既然都到了这份上,他索性将这出戏唱到底,一喝完便闭着眼开始装睡,倒真像发烧那么回事。

    已经很晚了,她其实也倦了,她原本打算回自己房间睡,可她刚准备走,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她也难和他较这个劲,索性在他身边睡下了。

    她也不明白他到底睡着了没有,他翻了个身,直接将她揽在了怀里。她正好怕冷,他身上虽然没有方才那样烫了,但依旧是发着热,倒比什么暖壶都管用。

    她躺在他怀里,脸紧紧贴着他的胸膛,时不时还在他的睡衣上蹭两下。温香软玉在怀原本是他喜欢的,可这一回他却后悔了,没办法,只能咬着牙继续装睡。

    她这一觉原本睡得还算安稳,却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他睡得浅,听到一点动静便起身了。当她睡眼朦胧睁开眼时,他已经在换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