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第 141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他许是怕搅了她的好梦, 只开了一盏床头灯, 开衣柜时声音也很轻??伤故切蚜?,那团橙色的柔光下,她看见他穿的是戎装。殷鹤成面色冷峻,换戎装时动作是极其利落的。

    顾书尧的睡意全然不见了,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问殷鹤成:“你这是要去哪?”

    他才发现她醒了, 回过头来看她:“没什么事,你继续睡吧?!彼祷暗氖焙蚧剐α艘幌? 口气也是刻意缓和过的??伤吹贸隼?,他只是不想让她担心。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才三点一刻。她索性也披了大衣起床, 走过来替他系戎装大衣上的扣子。他原本自己穿就可以了, 可那一瞬她就是想和他亲近。她就是因为冰将道路冻住了没有出去, 现在外头还在下雪,日出前又是一天之中最冷的时候。路上的冰不仅不会融还会更厚,半夜三更突然出去, 定是有急事。如今林北、鸿西口都不安宁,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越想越害怕。

    她心事重重地站在他跟前,他的手扶上她的腰, 她抬头去看他, 才发现他正望着她, 眼底看不出情绪。

    “到底怎么了?你不告诉我, 我反而更担心?!?br />
    他沉默了片刻,还是告诉她:“巡察兵刚刚传来电报,林北那边有日军大规模行进,我必须去看一趟?!彼底?,他的视线已经扫向门外,他的目光除了不舍,更多的是坚毅。虽然套房的门的关着,但还是可以听到走廊外的军靴来去的脚步声,她知道他已经准备走了。

    “是要打仗么?”

    “不一定,如果需要药我再派人和你联系?!?br />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殷鹤成没有再回答她,轻轻碰了下她的脸颊,然后将她松开,“舒窈,你再睡一觉,明早等雪停了就让司机送你和孟学帆回去,你一个人在这里容易胡思乱想?!?br />
    说完,他走到床头柜前,从抽屉里取出枪放进腰间的枪匣中。他取完枪没有再说话,也没有看她,直接往外走了。

    不知为何,她心里突然钻出了一种预感,一种令她无比害怕的预感。他只开了床头柜的灯,卧室的那条走廊上黑漆漆的,看着他的背影往黑暗里走,她光着脚忍不住跟着往外跑了几步,突然抱住他的腰。

    他也僵住了,她从来不曾这样过。

    “答应我,早点回来?!彼Я艘幌伦齑?,缓声道:“殷鹤成,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吧?!?br />
    她虽然后知后觉,但是有些事情她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在乎、他的忍耐她都看在眼里。未来谁都说不定,可当下她是喜欢他的,一刻也不想和他分开。今后的事情今后再去说吧,他常在外打仗,将来会怎样本就难以预料,她只要他平安回来。

    殷鹤成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愣了片刻,忽然转过身和她在黑暗中相拥。她站在靠卧室的那一侧,那边开了一盏床头灯,有浅浅的橙红。为数不多的光是从她那边来的,他看着她,郑重道:“好!等我回来!”

    顾书尧知道他时间紧,不敢耽误他,便将他松开了。他往外走,她返回卧室裹了大衣、穿了鞋又追了下来,跟着他下楼,他也没阻拦,听到脚步声回过头,往后伸出手扶着她往下走。她舍不得他,他又怎么能呢?

    一楼客厅里灯火通明,近卫旅的陈旅长和张团长他们都已经赶来了,见殷鹤成从楼上下来,连忙敬礼,“少帅?!薄∷且部醇斯耸橐?,见她和殷鹤成一起下楼连忙打招呼:“顾小姐?!弊源幽腔厮ズ栉髡宜?,她在殷鹤成身边他们也不怎么惊讶了,盛州也好,乾都也罢,也再难找出这样和少帅般配的人了。

    事情看起来很急,他们一个个都面色凝重,殷鹤成一下来便准备走了。

    顾书尧跟着他们一起走到官邸门口,外头的雪还在下,白茫茫的一片。而官邸外已经停了好些汽车,引擎响着只等着开走了。不过汽车的车轮上都栓了防滑的锁链,也让她稍微安心些。

    他们两个都是分得清场合的人,当着那么多将领士兵的面哪能有那么多儿女情长。明明不舍,可他走的干脆,只对她说了声,“外头冷,先回去?!北阃芬膊换氐刈吡?,而她也只对他说了一句:“万事小心?!?,没有再多说一个字去挽留。

    她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上车,她是在睡群外罩了一件大衣,小腿还露在外头。她和殷鹤成如今的关系官邸的佣人都看在眼里,有女佣看见她光着腿站在外面,连忙过来劝她进去,“顾小姐,别冻坏了,先进去吧?!?br />
    她不走,曾看着前方。果然有一辆汽车启动前,坐在窗边的人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官邸灯火通明,光线投在车窗玻璃上,隔着一道玻璃,一切都像是浮光掠影,可她还是看见了,她也对他笑了一下,算是与他告别。

    他离开的仓促,她回到卧室,被子上还有他们的余温。只是他走之后,她一点睡意都没有,时光变得格外漫长,她不知道他面对的或者这个面对的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她除了供给他西药之外,还能够怎么帮他?

    她突然想起方中石给她打过电话,如果日本人真的又开始进攻燕北,可不可以从方中石那里得到帮助?方中石那天欲言又止的又是什么?

    隔着厚重的落地窗帘,外头的天光一点点地亮起。她看了一眼,原来她一夜都没有睡。只是她不会知道,曾经也有人躺在这和她经历同样的事情,他和她想的也一样,一半是国家疆土,一半是她。

    顾书尧睡不着,索性穿了衣服起床。她起床的时候雪已经停了,她站在窗台前往下看,官邸门前还有昨夜留下的车轮印,只是她稍微将窗户打开,冷风让她连着打了两个寒战,实在是太冷了。

    孟学帆还宿在官邸,殷鹤成不在,便只能由她招待。她在官邸也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她并不陌生,佣人们如今也都受她差遣,和女主人也没有什么两样了。

    孟学帆七点钟起来的,他似乎睡得也不是太好,见到顾书尧的时候仍是一脸倦容。顾书尧已经给他准备了早餐,邀请他用餐。

    餐桌上,孟学帆打量了四周一眼,问她:“少帅呢?”

    提到殷鹤成,她情绪也有些低落,明明昨晚上还在一起用的晚餐,现在人就已经去了别的地方,偏偏哪些地方都凶险得很。她看了眼孟学帆,只低声道:“他今天凌晨就出去了?!?br />
    “怪不得,我凌晨隐约听到汽车的声音?!泵涎Х治剩骸笆橐?,你方便跟我说少帅是因为什么事出去的么?”

    顾书尧知道殷鹤成很多的事都是军要,她既不清楚,也不好随便说,只对孟学帆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日本已经开始那边蠢蠢欲动了,如果不抵御,我们的国家会有一场浩劫?!?br />
    “鸿西口那一战我听说了,说实话,我昨天见到少帅我就在想,如果我也能和他们一样上战场多好?!?br />
    顾书尧笑了笑,坚定道:“其实研究新药也是保家卫国,他们在前线,我们也在,不过是另一道前线?!?br />
    孟学帆并不是什么文弱书生,他也有满腔抱负,说到这他有些激动,将刀叉搁在餐桌上,“古人说得好,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Y山!如今也要将日本人赶出去!”

    另一边,任子延天还没亮就去了北营行辕,殷鹤成将盛州这边的事务都交给了他。他坐在办公桌前蹙着眉头看电报,他身边的副职叹了口气:“现在殷敬林他们气数已尽,日本人按理不该这个时候出兵?!?br />
    任子延将文件拍在桌子上,抬头看了一眼,“谁知道呢?日本人要打就只能陪他们打了!老子又不是没杀过日本人!”他虽然这样说着,眉头却一点点皱紧,他突然也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