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第 146 章(捉虫)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明明盛军已经占领了程家口,程家口离日军退守的张家庙并不远, 可停战协议偏偏要来盛州找殷鹤成。明眼人一看便知道, 野泽晋作这回到帅府来并不是签署停战协议这么简单。

    野泽晋作到帅府的时候, 潘主任便让人去将这个消息汇报给殷老夫人了。四姨太和五姨太刚刚陪着殷老夫人用完晚餐,殷老夫人没有胃口只吃了几口,便回自己屋去了。

    她坐在塌上闭着眼像是在假寐,可她口中还一直在默默念着,手里还转动着佛珠手串。自从殷司令生病以来,殷老夫人便开始信这个了, 如今殷鹤成出了事,就更加了。

    侍从官风急火燎地走到老夫人房门口想要汇报, 五姨太伸手将人拦住,睨了一眼:“没见着老夫人正在休息么,有什么事非得现在说?等会儿不行么?”

    都快火烧眉毛了,那还能等。那侍从官更加急了,“五姨太,您也得先问问是什么事不对么?日本的特使现在到帅府来了, 潘主任已经去招待了,说是要见少帅,还要让少帅签署停战协议。现在少帅这个样子,潘主任不是没底么, 特意来请老夫人示下的?!?br />
    听到是这么一回事, 五姨太愣了半晌没反应过来, 还是四姨太在一旁道:“你也别太急了, 我这就去跟老夫人说?!?br />
    哪知四姨太刚往回走了几步,老夫人突然睁开眼,伸手要身边的丫鬟扶她起身。她站起来瞥了跟前的那些晚辈一眼,波澜不惊地开口:“我已经听到了,走吧?!?br />
    她信佛,相信善恶有报,但不能事事祈求佛祖庇护,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亲自解决。上回那两位师长过来时,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将来还会有更多人到帅府来。

    “你们赶紧给行辕那边去个电话,要他们做好准备?!币罄戏蛉私淮俏皇檀庸俚?。

    殷老夫人快走出自己院子时,突然又想起什么,跟身边的佣人交代:“去跟顾小姐支会一声,让她也知道这么一回事,稍微做些准备?!彼忧耙幌虿幌不豆耸橐?,先前是嫌弃她野蛮教养差,后来虽然性子变了些,却开始厌烦她自作主张,仗着雁亭的喜欢为所欲为。如今真正出了事,不知怎么回事,殷老夫人竟然自己也觉得,现在帅府遭了这样些事,她算是个那个可靠的人。不似她曾经以为的,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人。

    老夫人走到会客厅的时候,野泽晋作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茶水也已经上了。他见老夫人过来的时候挑了一下眉,不过还是赶紧站起来,朝殷老夫人点头致意:“老夫人,您来了?!彼抢醇蠛壮傻?,潘主任只告诉他已经去请人了,他当时还在怀疑殷鹤成是否真的是在帅府,没想到居然是殷老夫人过来了。

    野泽晋作虽然表面保持着对长辈的礼貌与客气,心中却愈发喜悦与急切了。竟然还要殷鹤成的祖母露面,那么那些传闻十有八九便是真的。

    殷老夫人活了大半辈子了,早就练就了识人的眼力,野泽晋作越急切,她越放缓了来。殷老夫人似笑非笑地打量了一眼野泽晋作,挥了挥手和蔼地请他坐下,客套道:“特使先生的中文说的真不错,听起来和我们中国人没什么区别了。你来咱们中国多少年了?”殷老夫人已经问过潘国书了,野泽晋作是代表军方来签署协议的,他虽然没有带多少人过来,帅府也有卫戎守卫,但与日本军方交涉不是她一个老太婆能做的,因此还是要等着北营官邸那边派人过来更妥当。

    野泽晋作在中国待了许多年数了,中文的确十分流利。他虽然不想浪费时间,可听老夫人这么问,也只能笑着应付道:“谢谢老夫人谬赞,这是我来中国的第三个年头?!彼障虢疤饫厝ィ骸袄戏蛉?,请问少帅……”

    可话才说了一半,便被殷老夫人打断了,“三年就说这么好?真是不错呢!野泽先生来中国之前是在日本哪座城市?东京?大阪?横滨?”这些城市还是当初殷鹤成去日本念军校时她记下来的。她素来和她这孙子亲近,当时殷司令让殷鹤成去日本念军校时她是反对的,明明在盛军里头爹还能照顾着,远渡重洋又是去的军校,会不会被日本人欺负?殷鹤成一去几年殷老夫人舍不得,便整日对着底下人孝敬给她的世界地图睹物思人,这些地名也是她在那个时候记在心里的。

    她还记得,有一次几位姨太太陪在她身边一起看地图,谁指着日本的国土说了一句:“他们日本这么小的地盘,怎么还欺负到我们中国头上来了?!?br />
    就是那么一句无意的话,殷老夫人突然被点醒了。他的孙子去那里是对的,日本这样一个弹丸之国,能这样肆意侵犯,自然是有它的本事。他的孙子远赴异国就是要学走他们的长处,来保卫自己的国家。

    野泽晋作勉强地笑了笑,“老夫人,我是横滨人?!彼氖奔湟膊欢嗔?,他心里也明白的很,司令部让他来这并不是真正要他找殷鹤成签署什么停战协议的,只不过是让他来坐实殷鹤成不在帅府的事实,这样他们才能找到借口做文章,将殷鹤成从盛军主帅的位置上拉下来。殷老夫人说起日本的城市来十分流利,野泽晋作这才意识到殷老夫人并不是什么普通的老夫人,是个厉害角色。

    野泽晋作也不和殷老夫人周旋了,方才那些假意的客套已经不复存在,已经变得急躁起来。他直接跟殷老夫人用中文问道:“老夫人,我今天来是代表日本军方过来找少帅签署停战协议的,请问少帅在哪里?!?br />
    殷老夫人听他挑明了也不慌张,脸上的笑意收敛干净,看着野泽晋作的眼睛道:“雁亭现在就在他的卧室里,他受了伤,恐怕一时半会见不了野泽先生?!彼乃镒泳褪潜徽獍锶毡救松说?,现在生死未卜,她比谁都恨他们,她那些笑容其实都是假的,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活剐了这帮侵略别人国家的畜生。

    野泽晋作见殷老夫人松了口,连忙追问道:“少帅伤得重么?”

    殷老夫人不上他的套,只答:“谢谢野泽先生记挂,不过重与不重跟你无关,野泽先生说是来找雁亭签署停战协议的,据我所知雁亭回盛州之前,就已经将他的军务交由部下处理了,如果要签署什么协议,你应该去前线找他们才是?!彼底?,殷老夫人板起脸来,面对这些罪魁祸首她用不着多客气,“我现在只关心我孙子的身体,旁的事情你们该找谁就找谁去?!彼低?,将身前的茶盏端起来请野泽晋作喝茶,已经准备送客了。

    端茶送客,野泽在中国好些年,这样的习俗他不会不懂。

    然而野泽晋作也是有备而来的,他并不打算善罢甘休,听殷老夫人这么说,他笑了笑:“其实,按理来说我不应该来找少帅的,我应该找的人是殷司令,涉及两军停战的事宜,原本就是要两军统帅共同协定。只是现在殷司令也病了,帅印却在少帅手中,所以必须要由少帅亲手处置?!彼质蕴降溃骸拔姨怂瞪偎说貌⒉恢?,只是受了些皮R伤。我有幸见过几回少帅,私认为他是铁骨铮铮的军官,我想他现在还是能够接见我的?!彼底?,他将文件从身后侍从手上拿出来,放在桌上。像是以示尊重,他还将那份文件往殷老夫人面对推了推。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不见到殷鹤成并不打算罢休。

    殷老夫人也不示弱,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一眼,可上头密密麻麻的日文字她根本看不懂。原本野泽是不该将这份文件交给殷老夫人看的,可他吃准了老夫人看不懂日文。他这样前来帅府签署协议,其实也有很多不合两军停战规矩的地方,他们也不过是吃准了殷鹤成不在帅府,殷司令卧病在床,一屋子老弱妇孺没了主心骨。

    殷老夫人只草草将文件夹打开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会,她也是愿意和野泽晋作耗下去的。只是殷老夫人的视线往外看去,仍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她不知道北营行辕那边什么时候派人过来。

    野泽晋作顺着殷老夫人的视线往后看去,他其实知道殷老夫人在等什么,他心里暗自得意,殷老夫人是等不到她想等的人了。

    果真过了一会潘主任过来跟殷老夫人低声汇报,帅府这边给北营行辕打了好几通电话,任参谋长都不在,听说是任子延的伯父,时任巡阅使署总参议的任洪安将他叫去有事了。

    野泽晋作看了殷老夫人和潘主任一眼,稍微等了一会儿后索性站起来对殷老夫人道:“老夫人,我冒昧问一句,您之所以不让我见少帅,会不会就是因为少帅根本就不在帅府里!虽然我知道您年纪已经大了,也受人尊敬,但是有些话我还是得说,战场上生与死都是常识,我也听到了少帅战死沙场的传言。如果少帅真的出了这样的事,就不应该隐瞒,盛军需要有一位能做主的人出来和我们日本协议?!?br />
    殷老夫人最怕听到就是殷鹤成已经战死这句话,她不愿意信也不信,可这些话就是在咒她孙子死,她怎么能忍?她听到野泽这么说,虽然强忍着,可嘴唇已经发抖。野泽晋作句句话都在挑着殷老夫人的痛处讲,他就是想探个虚与实。

    殷老夫人盯着野泽久久没有说出话来,正是这个时候,洋楼二楼突然传来声音,不一会儿更是有佣人冲下来,对殷老夫人道:“老夫人,不好了,不好了,帅爷出事了!”

    殷鹤成之前的事已经够让她难受了,殷司令再出什么事她怎么活。殷老夫人已经坐不住了,强忍着没有失态,沉着声问:“定原怎么了?”

    佣人怕殷老夫人着急,又怕被野泽听了去,只在殷老夫人身边小声道:“方才帅爷不知听谁说特使过来了,硬是要亲自下来见,结果一不留神从床上摔了下来!”

    殷老夫人原本站起来了,听佣人说完腿一软差点没有站稳。她咬了咬牙,强作冷静:“医生都去了么?”

    “已经都在了,您要不要上去看看?”

    她自然想走,可野泽还带着人在这。她还没开口,倒是野泽先说话了,“如果少帅不方便的话,您可以让少帅先将帅印交给盛军目前有威信的元老。当然,您现在也不用急着答复我,我陪您一起去看看殷司令?!彼庋当闶潜砻魉丫搅?,如果殷司令出了什么事又是一件好事,主帅易人局势不稳,日本更加有机可乘。

    殷老夫人刚想回绝野泽,野泽已经回过头低声嘱咐了一句自己的侍从,那侍从听了他的话后便匆匆出去了,不知是去执行他的什么命令。

    野泽越发肯定帅府出了问题,帅府越乱他的底气便越足了。和侍从说完后,他直接就站起来了,“我们也很关心殷司令的病情?!?br />
    潘国书往前拦了一步,“野泽先生,想必现在并不是很方便吧,您还是先请回吧?!?br />
    野泽笑道:“我是过来签署停战协议的,你们盛军方面多方阻扰是不想停战,果然一直是你们盛军主动挑起中日之间的战争。你要知道,在燕北修筑铁路也好、增派兵力也罢,不是想促进燕北六省的经济发展,便是想维护燕北的安定,可贵军将领一直恶意传侧日方的用意,才导致了原本不该存在的战争?!?br />
    野泽晋作分明就是在歪曲事实,可他做日本的外交官员多年,早就练就了巧舌如簧的本事,潘国书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几句话便哑口无言。野泽晋作看着潘国书欲言又止,嘴边露出了些微轻蔑的笑意。

    只是他那份笑刚刚绽开,却听到有一道清脆的女声对他道:“野泽先生既然是来跟少帅签署停战协议的,少帅已经吩咐了让我先替他过目?!?br />
    野泽晋作闻声抬头,见是顾书尧有些惊讶地喊了一声,“夫人?!彼挚戳怂谎?,她的脸上并没有他想见到的悲伤。

    他虽然也听人说殷鹤成还没有成婚,可上回在鸿西口顾书尧就是以殷鹤成夫人的名义招待的他和田中林野夫妇,因此他还是用“夫人”称呼顾书尧。

    老夫人也没想到顾书尧会下来,又听到野泽晋作叫她夫人,殷老夫人在一旁诧异地抬眼打量顾书尧,只见她不慌不忙地拿起桌上的文件。野泽知道她懂日语,连声制止:“夫人,这涉及军事机密,恐怕您看不得吧?!?br />
    “你忘了么?我曾作为殷鹤成的翻译接待过你和田中先生,而且现在也是他嘱咐我来替他先看文件的?!惫耸橐⑺低瓿罄戏蛉似讼峦?,“乃乃,如果您担心司令,您就先上去吧,我刚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已经去看了一眼,司令就是摔了一跤没有什么大碍?!彼饩浠凹仁撬蹈罄戏蛉颂?,也是说给野泽晋作听的。

    顾书尧虽然让殷老夫人先走,可殷老夫人仍是有些担忧,她不知道顾书尧一个人能不能应付得了这些日本人。然而顾书尧神色自若,已经拿起那份文件看了起来,日文对于她来说似乎毫不费力。

    日方就是假意过来议和的,所谓的停战协议并没有怎么仔细准备,她一眼扫过去就发现了不少漏D。顾书尧之前也参与过不少这样的场合,她看着看着忽然笑了起来。

    野泽晋作知道她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见她笑了,不心虚道:“夫人,你笑什么?”

    “您刚才说,日方是诚心来停战的?这就是你们的诚意?!惫耸橐⒔欠菸募兴媸秩釉诳吞淖雷由?,“停战协议一来是双方共同协定,不仅多少条多少款要写得清清楚楚,而且中日文都要有??晌抑豢吹揭环莶执俨菽獾奈募?,没有看到您所说的诚意,二来您特意过来找少帅,可我看见贵国明北军总司令东条宁次的签名也是空着的,如果要签停战协议,中日双方都是参战方不应该对等么,难道不该共同出席?如果只是想停战,您不如直接去程家口跟现在负责这场战役的盛军将领交涉?!币罄戏蛉瞬欢庑?,她听到顾书尧这么说,十分诧异地打量了她一眼,这样的她殷老夫人从来没有见过。

    顾书尧面对野泽晋作不慌不忙,殷老夫人看了一眼她,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只敢躲在过道上探出头来的姨太、丫鬟,她觉得顾小姐的这份魄力倒有那么几分像年轻时的她。

    而野泽晋作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Y沉着用日语道:“夫人,您难道不知道我们日本在这场战争中一直都是占据优势的么?”他是在威胁她。

    “可是昨晚的程家口一役,盛军赢了?!比羰鞘⒕挥庖怀?,她也没有这样的底气。她也很惊讶,殷鹤成不在,面对装备精良的日军,盛军居然打败了日军。

    野泽晋作自恃有教养,可脸已经通红了。殷老夫人在一旁看了野泽晋作一眼,虽然她没有听懂他刚才那句日文到底说的是什么,可看他的表情,便已经明白他已经理亏且心虚了。只是殷老夫人担心顾书尧一个人在这边有危险,并没有往楼上去,反而在顾书尧身边坐下陪她一起对峙。

    “夫人,不瞒你说,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们都是要见少帅一面的,或者您代表少帅将帅印暂时交给盛军其他将领也是可以的?!币霸蠼饕黄?,不小心暴露了真实意图。

    “帅???交给谁?”顾书尧追问了一句。

    “这是盛军内部的事情,跟我们无关?!彼淙徽庋?,但顾书尧已经明白了。这时,野泽身边的那位日本侍从已经从外走了进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顾书尧看到了那个侍从的口型,是用日语说的,“来了?!?br />
    野泽晋作并没有带人过来,而她隐约已经看到有士兵陆续进了帅府,如果不是盛军的人,是不会让他们进来的。只是从野泽晋作的态度,她反应过来那些人就是日本人在盛州城中的内应。野泽晋作已经等不及了!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殷鹤成从盛军统帅的位子上退下去,而那位被日本扶持的“准继位者”似乎也已经等不及了。

    顾书尧深深叹了一口气,用日语对野泽道:“野泽先生,跟你说实话,帅印现在就在我的手中,我实在不想看到再有流血冲突?!彼底潘鹕碜急竿ド献?,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对野泽晋作道:“不过具体细节我还是想亲自和你协商一下,你作为中间人帮我和明北军的司令部交涉,怎么样?毕竟我们之前还见过一面,少帅和田中首相也是师生?!?br />
    殷老夫人和潘主任听不懂顾书尧说什么,只惊讶顾书尧竟然会说日语。顾书尧跟潘主任道:“你先陪老夫人去楼上看殷司令吧,野泽先生有些事情想单独和我谈一谈?!?br />
    老夫人不太愿意,潘主任却在顾书尧的神态里察觉到了什么,外头有了动静他也注意到了,他正想出去看个究竟。他连忙让老夫人身边的佣人扶着她回去,一楼的其余人也都让她们都离开。

    老夫人将信将疑地往楼梯上走,她还是有些担心。她自己也察觉到了她是在担心那个丫头,殷老夫人回过头去看时,只见顾书尧和野泽晋作都已经站了起来,顾书尧正站在野泽晋作身后,她手里拿着枪正抵着野泽晋作的后背,而帅府一楼的侍从官正和野泽晋作的人持枪相对。老夫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却也因为顾书尧的举动愣住了,有佣人跟着老夫人的视线往回望,不禁发出了一声尖叫。

    顾书尧来不及多看,连头都没回只喊了一声,“你们都先上去!”

    不一会儿,帅府正门口传来了枪响。顾书尧其实已经意料到了,那些倒了戈的盛军如果要发动进攻,还得过帅府近卫旅这一关,只是野泽身边还带了几个人,她要保证殷老夫人的安全。

    帅府外的枪声一阵又一阵,客厅里却都屏息着,枪口对着枪口,他们一边僵持着,一边时不时往门外望去。他们都在等,在等最终会是谁的人进来。

    过了大概一刻钟,枪声终于停歇了,随之而来是军靴踏在地板上的声响,从帅府正门进来,已经穿过走廊。那一瞬,连空气似乎都要凝固下来。

    她咬着唇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门被打开的那一瞬,她还是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