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第 150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姨妈是中午的时候清醒的, 那个时候正好外头出了太阳,雪后初霁。路上的雪化了些, 外头行走的人多了许多, 远远还能听见嘈杂的人声,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许长洲也赶着雪融了回洋楼接许老太太去了。

    姨妈见顾书尧在床畔, 第一句话便是问她:“书尧, 我的孩子呢?”

    顾书尧一直在床边等着姨妈醒, 见她意识清醒惊喜不已。她知道姨妈的迫切, 连忙站起来去抱孩子,她边走边笑着说:“我这就给你抱过来看看!是个货真价实的大胖小子,八斤多呢!”

    顾书尧走到孩子的小床旁边, 弯下腰准备去抱,可刚出生的孩子实在太娇嫩了,像是一块水豆腐, 顾书尧怕碰着孩子哪里,试了好几次都不敢抱起来。姨妈原本不是个急性子, 可对这个孩子的期盼实在太久了, 没忍住催促了声, “书尧,怎么还不抱过来?”

    顾书尧一着急更不敢抱了,还是阿秀走了过来, 笑着看了一眼顾舒窈, 做示范一般轻轻将孩子抱起来, “你把胳膊肘放平就不会崴着孩子脖子了?!卑⑿憔醯糜腥? 在她印象中这两年顾小姐差不多什么都会,居然也有不会的了。

    阿秀将孩子抱到姨妈跟前,“夫人,您瞧瞧,这孩子鼻子、嘴巴多像您!”

    孩子还睡着,脸只有巴掌那么大,其实不是太看得出什么。姨妈偏着头看了几眼,眼角即刻浮出笑容来,眼中还有温热的泪。

    顾书尧也在一旁看着,R嘟嘟的小脸蛋可以捏出水来,这样稚嫩的新生命着实可爱,也难怪殷鹤成一直都想要孩子。不知怎么,她突然想,她和殷鹤成的孩子会是什么模样?只一个念头闪过,顾书尧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她怎么想这些?即刻便打住了。殷鹤成现在还好么?他上次虽然平安回来了,却也只是匆匆一面。现在这边盛州城里太平安稳,谁也不知道此刻的林北是否炮火连天?

    她在医院待了一整夜,还没有出去过,她想等过会许长洲来了,她最好去街上买几份报纸,然后去一趟药厂看一趟。这阵子她都让孟学帆在药厂帮她忙,方中石前一段时间派人来过,也是让孟学帆接洽的。

    不一会儿,许长洲和许老太太进来了,许老太太看到孙子之后高兴得很不拢嘴,抱在怀里左摇。许老太太还给姨妈煲了两盅补汤来,她一开始完全不敢相信孩子真是从肚子里剖出来的,把肚子切开居然人还能活着?这得受多少罪??!

    许长洲也高兴,他一进来便给顾书尧带了个好消息,“书尧,你知道么?昨天晚上盛军又打了胜仗,林北日军直接撤回他们最开始的驻地去了?!?br />
    “真的么?”

    许长洲脸上笑意满满:“今天已经有部分盛军士兵回城了呢,大家都高兴,马路两边人山人海,外头像是过年一样!”怪不得听到刚刚她外头人声鼎沸,原来是这样的。不知道他回没回来?

    许长洲又说:“对了,我刚刚还听人说今天上午鸿西口那边的日军也撤了,也打了大半个月了,从药厂调了百来箱药去了,总算有了分明!日本昨晚上丢了林北,气势肯定受了影响!”

    顾书尧总算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

    姨妈在一旁听着,望着孩子道:“这个孩子运气真是不错,他一出生不仅雪后初晴,连仗也打赢了!”

    许长洲在姨妈身边坐下,笑道:“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对了,我在来的路上一直在想着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

    “我读过的书不多,你和书尧起吧!”

    许长洲从许老夫人手上接过孩子,望着孩子的脸蛋出了会神,突然抬头对顾书尧道:“书尧,你说叫燕平还不好?燕北的燕,太平的平?!彼底潘挚戳搜垡搪?。

    燕北太平,真好。

    姨妈也点头赞同,许老夫人在一旁听到这个名字,想了想还是嘱咐道:“起名字还是得找个算命的先生瞧瞧生辰八字,得算算五行缺什么,这名字关系到一辈子的命途,可不能乱取?!?br />
    “娘,燕北太平便是最好的事了。这仗打得不容易,将来等这孩子长大了,遇上了太平盛世,也别忘了现在这些保家卫国的人?!毙沓ぶ匏档拿淮?,这孩子是昨夜出生的,而几乎是同时又有许多人因为守卫祖国的疆土而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谁不是爹生娘养,一开始捧在手心里的?

    林北那边,殷鹤成并没有急着回来,即使打了胜仗他也不敢掉以轻心,他向来冷静,从来不是个容易得意忘形的人。何况他自己也清楚,这场仗打得并不容易。殷鹤成先派遣了部分军队回盛州整顿,顺便把抓获的战俘和殷敬林等人先押送回去。剩余的军队原地休整后,由他亲自调整布防。

    然而先遣的部队没走多久,突然传来消息,殷敬林和虎有魁再回盛州的过程中不知怎的把锁撬开逃走了。不过,佐藤一郎元气大伤,他自己都顾着撤离,殷敬林就算逃走了也投奔不了谁,不过是强弩之末。因此殷鹤成得到消息后并不着急,下令出动一个连的兵力对殷敬林和虎有魁进行搜捕。只是殷敬林就这样逃走了,殷鹤成也感觉到了蹊跷。

    殷鹤成是三天之后回的盛州,他先去了一趟鸿西后,而后才回盛州。

    顾书尧见到殷鹤成是三天后的下午,她正在坐在窗边给燕平喂牛奶,听见门打开的声音却一直不见人进来,她回头一看才发现殷鹤成正站在门口,正微微笑着望着她,如果不是她先发现了他,他似乎准备就这样看着她,一直不做声。

    他突然就这样过来了,而且还是在医院。顾书尧也很惊讶,愣了一下才招呼他进来。姨妈正好睡着了,顾书尧给他使了个眼色,要他声音轻些。

    他是个细心的人,即刻便会了意。他的人都在走廊上没进来,他走进来时,身后的侍从官将一只红色的锦盒交到他手上,不用想应该是他给孩子准备的礼物。

    他径直走了过来,在摇篮边停步。她稍微往旁边摞了摞,他就在她身边坐下。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她接着给孩子用奶瓶喂牛R,他也低过头去看孩子。

    那小家伙吃起奶来极其有力,闭着眼睛小嘴却动个不停,甚是可爱。殷鹤成半倾着身子往前望着,看着看着竟然笑出了声来。

    她偏过头去看他,殷鹤成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孩子,那笑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他很少笑得这样温柔。

    他从前并不是那么喜欢孩子的,或许是随着年龄增长,历了事,心境也变了。

    殷鹤成还伸出手去刮孩子娇嫩的脸,他是个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军官,以前她还常听他说要把自己的儿子从小送去军营锻炼。孩子细皮嫩R的,顾书尧怕他没轻没重,拍了下他的手,“诶,你轻点?!?br />
    “我知道?!彼嬷皇乔崆崤隽艘幌?。他见她看他,突然凑过来在她耳边轻声问她:“什么时候我们俩也生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