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第 154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没有想到, 最后居然会是这样的局面。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 她突然想起这样的遭遇她并不是第一回。

    上一次是在林北, 她被周四爷身边的人绑架,那个人也是这样用枪抵着她的头。当时殷鹤成拿着一把步.枪一枪爆了那个绑匪的头, 她还记得那个人的血Y喷涌在她脖子上滚烫的感觉。

    殷鹤成的枪法好是众所周知的, 如今他手里也有枪,身后还跟了这么多人,或许可以像上次一样对付六姨太。

    六姨太手里的枪是上过膛的, 顾书尧不敢乱动, 只能紧紧盯着殷鹤成, 然后用眼神提醒他不要过来。六姨太如今这样就是为了替殷敬林报仇,殷敬林一党是殷鹤成剿灭的, 六姨太怎么不会对殷鹤成下手?

    殷鹤成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顾书尧朝他用唇语说, “别过来”,可他还是走过来了,他手里拿着手.枪, 微微蹙着眉朝顾书尧那边走去,步子迈得稳而慢。

    黄维忠察觉到了危险, 连忙带人举着枪跟了上去。

    六姨太见黄维忠上来,连忙道:“你让他们都退下,不然我就开枪了!”

    殷鹤成稍微偏了下头, 命令身后的卫兵、侍从官, “都给我退后!”

    “少帅……”黄维忠听殷鹤成这么说十分犹豫, 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他知道帅府里一直有内应,却没想到居然是六姨太。如今眼前这个六姨太和平日里判若两人,现在殷敬林已经死了,六姨太以前又隐藏那么深,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退下去!都聋了么?”他这句话是沉着声说的,却可以听出话语中的严厉。

    殷鹤成态度坚决,黄维忠没有办法只好先带着人退到一楼和二楼楼梯的转折处去了。

    殷鹤成步伐坚定地往这边走,顾书尧还是没忍住,提醒他:“殷鹤成,别过来!”

    六姨太瞪了一眼顾书尧,枪恐吓一般地往她阳关X上靠,她的枪一时半会并不敢离开顾书尧,因为她也知道殷鹤成枪法了得。

    她带着顾书尧又退回了殷司令的套房,一路退直到走到了卧室门口。顾书尧被迫站在门边上,六姨太躲在顾书尧的身后。

    殷鹤成也跟着走进套房,然而他刚一进门,六姨太便又命令道:“殷鹤成,你把枪放下,不然我当着你的面要她的命!”

    六姨太提的是无理要求,殷鹤成这枪绝对不能扔,如果他手里没了枪,之后他们便都只能任六姨太摆布。殷鹤成是个聪明人,他不会不懂。

    然而现在六姨太又是敢动手的,卧室里殷司令还躺着,即使她杀了顾书尧,她还是可以威胁殷鹤成。她手里有两个人质,并不在乎这些。

    殷鹤成看了六姨太一眼,“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先让她离开这?!币蠛壮煽诶锞尤换崴党稣庋幕?,顾书尧惊讶地看向他。

    “还轮不到你和我谈条件!我数到五,一、二、三……”

    殷鹤成敛目看着六姨太,面色努力地维持如常,可顾书尧却发现他拿着枪的手在发抖。这是认识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他发抖。

    他上一次用步.枪击毙那个匪徒时,手是不曾抖过的,不然也做不到一枪毙命。那时的他并不害怕,而如今他真真正正地尝到了害怕的滋味。

    顾书尧见势不妙,怕殷鹤成真的将枪放下,连忙打断六姨太,“六姨太,你真的不想见一见殷敬林么?如果你杀了我,殷鹤成是不会放过你的!”

    殷敬林已经死了,顾书尧这么说,殷鹤成惊讶地看向她。

    顾书尧话一说完,六姨太的情绪明显变得激动了,虽然她嘴上说的是:“你别骗我了,就算我不杀你,殷鹤成也不会让我活着去见他的?!?br />
    顾书尧不与她提这些,用极其缓和的语气跟六姨太说:“六姨娘,你是被迫嫁给殷司令的么,如果是这样,我真的理解你,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br />
    她没有说谎,当初她还不喜欢殷鹤成的时候,每每有人提起要她给他生儿育女时,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她虽然不清楚六姨太的来历,但顾书尧也听人说过,六姨太以前也是去学堂念过书的。越是受过教育的人,越能理解这种感受。

    顾书尧说完这番话,她察觉到六姨太抵在她阳关X上的□□晃了晃。她太过注意六姨太的变化,却没有发现殷鹤成此时也在看她,用一种难以看透的眼神。

    顾书尧并没有猜错,而她这一句话正好刺到了六姨太的痛处,当初嫁给殷定原做姨太太,六姨太原本的确是不情愿的。那还是十年前的事情,那时她在她们女中代表全校师生发言,殷定原那一回正好受邀去了,一眼就看上了她,想尽千方百计要她做他的姨太太。

    她家境平庸,父母又胆小怕事,自然是拗不过殷司令的。她的父母怕得罪殷定原,便替她答应了这桩事,虽然他们年纪差了十几岁。

    如果殷定原一心一意待她好,她也不会那么恨她,直到有一天她才明白殷定原从来没有喜欢过她。那是一天晚上,他在她房里歇下,意乱情迷的时候他却喊出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这几乎是整座帅府没有人敢提的秘密,没有人告诉她,她闭上眼睛活脱脱就是另一人的。那一个人不是别人,是殷鹤成的娘亲。一个所有人都不曾提起的人,没有人知道她是或者还是亡故,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不在的,帅府没有人提起过她。也是那个时候,她无意遇见了殷敬林,他们两兄弟不但长得不像,脾气不像,对待她也不一样。

    那个人说他的妻子蛮不讲理,他就喜欢他这样读过书、讲道理的女人,他和他妻子成婚十二年,却没有和她认识三天那样亲密,就像上辈子就有缘分一样。她其实最开始并不是那么喜欢那个人,可和他在一起让她格外愉悦,那是一种快感,一种报复的快感。

    后来,她接着重新去学堂的幌子开始与殷敬林私会,也是那个时候她有了殷鹤闻。那是她的第一个儿子,她曾求着那个人带着她和儿子远走高飞,那个人却告诉她他们不能走,因为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被殷定原捉回来,燕北六省乃至整个中国,哪里都有他的人。

    顾书尧明显察觉到六姨太的情绪变动了,她知道自己误打误撞说中了,她其实很理解六姨太,因为曾记的她和她区别不大,或许也是这个原因,刚到帅府那一会,六姨太原是对她不错的。

    “或许你不相信,我真的理解你的感受,我也很同情你,事情真的没有必要闹到这一步,再怎么样,你也得为鹤闻想想。他现在才多大,你如果出了事,将来他该怎么在这个世上继续待下去?”

    “你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说理解我?”六姨太过了一会恢复平静,看了殷鹤成一眼忽然笑了。她这些年在帅府早就练就了看人的眼力,她知道殷鹤成有多在乎她面前的这个女人。

    她嘴角浮现起几丝笑意,忽然对顾书尧道:“你刚才不是对我说,你恨他,而且并不愿意嫁给他么?他害你失去了第一个孩子,让你在帅府活成了笑话。现在你报复的机会终于来了!你不是理解我么,你亲手杀了他,就不会重蹈我的覆辙了!”这番话六姨太虽然明面上是对顾书尧说的,但其实她是说给殷鹤成听的。

    顾书尧开始只是想骗过六姨太,没想到她会将这些话说给殷鹤成听。顾书尧一时不敢去看殷鹤成的表情。因此她没有看到他此刻苍白的脸色,这些话虽然不是她亲口说出,却仍像刀子一样一点点剜他的心。

    他终于知道她之前的犹豫、她的勉强是来自何处,原来她和他一样并没有忘记,那些横亘在他们之前的往事,还有那个没有出世的孩子。

    六姨太倒是很满意殷鹤成此时的反应,她对顾书尧道:“你让他把枪扔掉,你用他的枪解决他,我就放过你。我恨的人是他们殷家父子,其实跟你也并没有什么关系?!彼底潘秩タ匆蠛壮?,“不过,他愿不愿意给你我也不知道了,我接着数数,还是数到五!”

    “一?!?br />
    “二?!?br />
    六姨太的每一声都让她心惊胆战,顾书尧抬眼向殷鹤成看去,却发现殷鹤成也在看着她,他的眼底有沧桑的笑意。顾书尧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六姨太刚好数到第三声,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是金属砸在地上的声音,他最终还是将枪放下了,“你不用数了,我已经扔掉了?!?br />
    “还不去捡!”六姨太催促顾书尧。她认用枪指着顾书尧,顾书尧并不敢轻举妄动,却也没有去捡。

    殷鹤成抬起头来,眼底里满是绝望,他看着顾书尧道:“舒窈,我没有想到你还这么恨我,不过恨我是应该的。是我没有自知之明,还让你跟我结婚,让你难受了,对不起。那个孩子其实我也没忘,我也想过该怎么弥补你,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知道?!彼底?,他忽然眼底有闪现出柔和的笑意,“舒窈,那是你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我的,我其实做梦梦到过他好几次,他还那么小,有时候我会去想,他一个人孤零零在地底下应该会很害怕吧,那就让我这个做父亲的先去陪他吧。他长得应该很像你,看着他,我应该就那么?!弊詈竽羌父鲎?,他没有说完,他想说的是他看着那个孩子,应该就不会那么想她了,他不想让她在这个时候动摇。

    他其实完全可以像在林北一样试着S杀六姨太的,只是如果他的子弹稍有差错……其实在林北时也是一样,只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敢冒那样的险了。

    殷鹤成说出那段话的时候还带着笑,可顾书尧却忍不住了,眼泪刷刷地往下掉。

    顾书尧弯腰将地上那把手.枪捡起,一点一点走到殷鹤成的面前,六姨太就在她的背后跟着她,六姨太的□□是抵在顾书尧身后的。

    她是低着头走到他面前的,等她抬头时,他才发现她满眼都是泪,她哭成这样,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开枪??!”六姨太已经近乎癫狂。

    顾书尧咬了咬牙,已经做好了准备转过身去。她从来就是不会妥协的人,何况她爱他,她还欠他一条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