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第 162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和殷鹤成在帅府住了几天之后, 便去了官邸先住了一段时间。殷鹤闻被去了寄宿学校,他以前在帅府娇生惯养,突然被送去学校又没人照应, 定是难以适应的。顾书尧实在心疼殷鹤闻, 特意去看过他一次, 还从官邸带了好些吃的亲自给他送去。

    殷鹤闻对吃的并不太感兴趣, 他还不明白最近发生的事情究竟是缘何而起,从前疼他的乃乃突然不愿见他, 他最尊敬的大哥又开枪打伤了他的娘亲。

    顾书尧一时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他年纪也小, 那些大人的恩怨情仇怎么说给他听。殷鹤闻又求着顾书尧带他去见六姨太, 殷鹤成之前答应过, 顾书尧便应下了,同意过两天就带殷鹤闻去见她娘。

    哪知一回官邸六姨太自杀的消息,是殷鹤成亲口告诉顾书尧的。六姨太用削水果的小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因为看在殷鹤闻的份上,殷鹤成之前并没有要六姨太的性命, 只将她软禁了起来,却没想到她听到殷敬林被杀的消息后, 亲手了结了自己。

    顾书尧回去的时候, 殷鹤成坐在沙发上面色沉重, 见她进来了, 将一封信递给她, 看着她沉声道:“书尧, 六姨太自杀了, 一个钟头前?!?br />
    听殷鹤成这么说,顾书尧当即反应过来,立即接过那份信并打开。

    信是六姨太特地写给顾书尧的,泛黄的纸上字体娟秀。

    第一句话是向顾书尧道歉,她那天是冲昏了头脑,并没有真正想过杀她。六姨太说她实在活不下去了,殷鹤闻是她死前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她知道殷鹤闻和顾书尧素来关系好,希望顾书尧看在殷鹤闻的份上,在她死之后时不时替她看两眼殷鹤闻。

    六姨太还将她的过往写在了信里,一笔一划娓娓道来。写她是怎样在最好的年华被迫嫁给了殷司令,又在怎样偶然的情况下发现自己不过是个替代品,在帅府绝望凄凉地熬了好些年后,最后才义无反顾地爱上了殷敬林,继而有了殷鹤闻。

    六姨太说她写这些不是为了让谁怜悯她、原谅她,只希望顾书尧替她记着,等将来殷鹤闻长大了再告诉他,不然这些事就跟着她永远埋到地底下去了。

    顾书尧看完信之后,许久都缓不过来。殷鹤成坐在她身边,她放下那张信纸,头却有千般沉。她将头重重靠在殷鹤成肩上,语气却是无力的,“雁亭,你知道么,我才答应鹤闻说带他去见他娘亲?!惫耸橐⑺底潘底叛劾岵蛔跃醯氐袅讼吕?,“我刚到帅府的时候,我只觉得六姨娘做事最妥帖,做事利落又干脆,不想也是个可怜人?!彼涫的芴寤崃烫男乃?,说到底,其实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殷鹤成伸过手来抚摸她的脸颊,淡淡道:“放心,她的后事已经安排好了,她的父母也接到城郊的洋楼去了。鹤闻我已经让人送他去洋楼了,丧事办完后让他外婆先带回去,等他长大些再送他出国,不用你C心?!?br />
    信在顾书尧看之前就已经被拆开了,听殷鹤成这么说,他肯定是先看过了。

    顾书尧还想说什么,殷鹤成却已经岔开了话题,“书尧,已经到年关底下了,我们得先回帅府住?!彼饩浠八档谜抖そ靥?,顾书尧听得出他不想再谈六姨太的事情了。

    也是,六姨太在殷司令身边处心积虑,暗中帮着殷敬林做了不少事,又差点杀了殷鹤成和他父亲,顾书尧没有资格要求殷鹤成同情她。

    而那份信里还提到了一个人——殷鹤成的母亲,顾书尧还是第一次听到人提及她的存在,她原本以为殷鹤成的母亲已经过世了,可似乎并不是这样,逢年过节也不见帅府有人祭奠她。

    如果她没有过世又会去哪了呢?整座帅府的人连同殷鹤成都是这般守口如瓶。顾书尧抬头去看殷鹤成时,却发现他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如今和他朝夕相处才更能体会他的辛苦,最近长河政府还是南方那边似乎又出了什么事,他每天处理军务要很晚才能休息,有好几次顾书尧睡一半醒来了,他才过来上床睡觉。

    年关底下发生了这么些事,这个年注定过得不会痛快。虽然殷鹤成让她别再C手六姨太的事情,顾书尧才是自己去城外的洋楼亲自祭拜了六姨太。也是在那里顾书尧又一次看见了殷鹤闻,他的眼睛通红的,却没有在哭,见顾书尧过来,也只是呆呆地望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顾书尧走之前给了六姨太的母亲一笔钱,让她们好好照顾殷鹤闻,将来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找她。顾书尧又走到殷鹤闻面前蹲下,告诉他部分原委:“鹤闻,你爹是殷敬林,你娘之前帮着你爹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也是因为那些事和你大哥发生矛盾,但是你大哥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杀你娘亲。你娘虽然现在抛下你了,但是她也是有苦衷的,今后等你长大了姐姐再慢慢告诉你?!彼嗣蠛孜诺哪源?,郑重道:“鹤闻,谁都不要恨,你还有姐姐?!币槐沧由钤诔鸷拗胁攀亲羁闪?。

    殷鹤闻一直没说话,过了许久突然问:“舒窈姐姐,我以后还能找你么?”

    “我和你大哥都一直在?!惫耸橐⒚靼?,殷鹤闻虽然不能原谅六姨太,但是对殷鹤闻并没有太多敌意,之所以让六姨太娘家那边接走他也是殷老夫人的意思。

    殷鹤闻这边安顿好了,顾书尧才着手去管燕北大学的事情,实验室那边一直是孟学帆在打理,基本上已经建好了。等开春后,就要招收第一批学生了,这个学科在整个燕北六省是首例,如何授课,如何选拔学生不能照搬法国那套,都要根据燕北的情况重新设计。

    因为是新学科,一时间只有孟学帆和顾书尧两个人,孟学帆也感叹:“幸亏有你在一旁帮我,我一个人早就头晕脑胀了,等真正开了学又有的要忙的?!彼肓讼掠炙担骸澳愀战峄榫屠贤E?,少帅没意见吧,到了明年底,我认识几个朋友也从国外毕业了,我已经给他们写信过去了,希望他们毕业之后也来燕北大学,到时候人多起来总归要轻松些?!?br />
    创办学科不是小事,顾书尧也察觉到了前路坎坷,但是教育是不能不抓的基业,殷鹤成也已经在燕北六省筹备军校,由他亲自担任校长。

    顾书尧从学?;厝ズ?,又去了一趟药房,到年末了攒的事情都要在新年之前处理好,她原本是去取账本核对账目的,却无意中发现药房中又新进了西药来,最近很多西药都是许长洲直接和国外的药品公司联系的,并不用事无巨细都经过顾书尧。

    在这些药中顾书尧就看到了一种名叫“lady’s friend”的外用避孕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了两盒走。

    她和殷鹤成现在一直没有避孕,殷鹤成又是年轻体壮的时候,再这样下去怀孕是迟早的事情。顾书尧觉得现在还不是怀孕的最佳时机,毕竟明年一开学,实验室那边事情特别多,她不能留着孟学帆一个人去处理,到时候有了身孕两边都处理不好。待这阵忙完了,再怀孕也来得及。

    顾书尧虽然拿了药,但避孕这种事还是得跟殷鹤成说一声,这是夫妻之间最基础的尊重,她也想问问他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