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第 164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在帅府住了一段时候后, 殷鹤成又带着顾书尧回了官邸。

    日子一天天过去,春天很快就来了, 官邸里的花都开了。洋楼底下就种着一排梨花, 从楼上望过去,一片雪白在春风里摇曳。

    这阵子虽然南边政局巨变,不过双方都很克制, 天下也还算太平。算是未雨绸缪,殷鹤成已经开始筹备军校以及对兵工厂进行重建。上一次和日军的交战里,殷鹤成就吃了武器装备的亏,但是轰炸机一项便让将士们白白牺牲。他深知,如今已经不是冷兵器手刃仇敌的时代,装备科技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这倒和顾书尧正在做的事情不谋而合,如今国家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培养出来的这些人都会是国之栋梁。顾书尧在法国认识不少人, 已经邀请他们归国后来燕北从事研究了。

    燕北大学那边也逐渐步入了正轨,顾书尧虽然在学校里没有张扬, 但是她是殷鹤成夫人这件事已然是公开的秘密,汪校长对她也客气得多。不过顾书尧还是没有上讲台授课, 只在实验室协助孟学帆研究。实验室虽然归属在燕北大学之下,因为涉及抗菌药,研究都是在盛军严密?;は碌?,研究内容也未对外公布。

    只是殷鹤成最先以为顾书尧是在帮孟学帆建实验室, 知道她也参与其中时着实吃了一惊。让他吃惊的事情已经不少了, 也不多这么一件。

    顾书尧在燕北大学的校园里遇上那位洪铭先生, 或许是她没有上讲台,洪铭见着她虽然不乐意和她交谈,却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除了学校的工作,偶尔殷鹤成还会将她带去参加酒会或是招待来宾。顾书尧这个名字原本就有些名气,她到底是乾都名噪一时的封面女郎还是殷鹤成之前的未婚妻,反倒像个谜团了。

    因为没有战事,殷鹤成和顾书尧也稍有忙里偷闲的功夫。顾书尧喜欢和殷鹤成搬两张沙发去二楼的阳台上,一起坐在阳台上一边吹风一边聊天。有时还会喝一点红酒,从黄昏坐到夜里。阳台底下的梨花开得正盛,春天的晚风里夹带了梨花的香气,从脸上拂过时满是芬芳,像情人的吻一样。

    时光缓缓地流逝,在这样兵荒马乱的年代里有难得的。岁月静好,美中不足的是他们还是没能有个孩子。不过这种事顾书尧知道也急不得,只能顺其自然。殷鹤成虽然一直想要孩子,却也没催她,在某件事上越发卖力了。

    不过最近顾书尧却在报上看到了一桩令她惊讶的新闻——方中石与曹梦绮订婚了,这件事沸沸扬扬的,就连燕北大学的学生都在议论。

    顾书尧也觉得十分惊讶,原以为这两位是八竿子打不着的,竟然就这样突然订婚了。何况方中石已年近不惑,家中发妻尤在、儿女双全,怎么又多了一桩这样的婚事?而且她记得曹梦绮跟她谈过,她有一位心上人在美国,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心底里并不愿意和殷鹤成结婚。

    顾书尧留着心里的疑惑,索性等殷鹤成回来了问他。虽然曹小姐和殷鹤成从前差点就订婚了,不过那件事顾书尧心里没留什么疙瘩,毕竟他当初醋成那样,那时她还不觉得,现在回头想起来才觉得好笑。

    殷鹤成回到官邸是晚上十点,顾书尧一向比他回家要早些,亲自下厨煎了牛排等他,加黑椒,七分熟,他喜欢什么她都记得。只是今天殷鹤成回官邸比寻?;挂硇?,看上去也有些心事。不过他见她打量自己,抬起来笑着问她:“看什么呢?”他那语气,倒像是在笑话她偷偷看他一样。

    “雁亭,我问你个事?!?br />
    见她一本正经的模样,他停下刀叉看她:“什么事?”

    “报上都说方中石和曹小姐订婚了,是真的么?我明明记得方中石已经娶妻了,那不是犯了重婚罪么?再说了,他们两我总觉得不那么合适?!狈街惺丫焖氖?,又已经娶过妻了,曹梦绮却还在最好的年华。

    殷鹤成不以为意,只说:“前几天,方中石已经在报上刊登与发妻断绝关系的声明?!?br />
    “他是为了娶曹小姐,才特意离的婚么?”

    殷鹤成点头,“现在程敬祥和姓穆的已经彻底决裂了,程敬祥名声在外,方中石手上有军队,各取所需。方中石拟邀程敬祥去南方的政府做总统,自己任总理和陆军总长两职?!?br />
    要论人马,方中石的实力并不如殷鹤成,这也是当初曹家为什么想和殷鹤成联姻的原因。

    听殷鹤成这样说,顾书尧只觉得凄然,一纸婚书脆弱得可怕。她原本觉得方中石忠厚,却做出这样抛妻弃子的事来。也不能说方中石便是无情无义之人,当初燕北被围困,愿意增兵支援的又唯独只有他。

    人这个字呀,一撇一捺之间,却又是千言万语都道不尽的。

    顾书尧也不明白曹小姐是改变心意了么?那她美国的同学又该怎么办呢?只是她和曹梦绮交情并不深,她也不清楚其中内情。

    她出着神,没看见殷鹤成已经走了过来。他站在她身前,捏她的脸问:“书尧,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顾书尧抬起头,见他微蹙着眉,反倒生了戏谑他的心思,“我在想呀……”她含笑望着他,问道:“我在想某些人有没有后悔?”

    他敛目望着她,“你要听实话?”

    “当然!”

    他皱着眉打量了她一眼,缓缓吐出两个字:“后悔?!?br />
    顾书尧瞪着殷鹤成,然而下一秒,他突然笑了,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后悔没早点娶了你?!?br />
    黄维忠刚好走到楼梯口准备上来,才发现自己上来的不是时候,赶忙又退下去了,反正他准备找殷鹤成汇报的又不是什么要紧事。方才听到顾书尧跟殷鹤成谈论曹小姐。毕竟当初少帅和曹家那事闹得僵,外头一直有传言,他怕少帅因此发脾气。盛军的人听到了这件事也不敢当着殷鹤成的面提,只有夫人才敢跟少帅开这玩笑,也只有从夫人嘴里说出来,少帅一点脾气都没有。

    曹梦绮和方中石这件事,顾书尧一直都不清楚曹梦绮的心思,直到很多年后,她在一次酒宴上和曹梦绮相聚,无意提起这件事时,曹梦绮才告诉她,当初她回过头去找他美国那位同学的时候,才发现那个人在一个月之前已经在美国成家了。对方不是没有等她,等了她七八个月却最终没扛过家里人的催促。她和方中石新婚那会,那位男同学刚好回国,带着新婚妻子在百货商场购物。他小心挽着她妻子的手,而那个女人小腹高高隆起,看上去有五、六个月的身孕了。

    他们便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毫无预料地撞见了,什么话都没说,笑了一下便过去了。

    有很多事,一旦错过了,便再也回不去了。

    许是春天的缘故,这春日里的□□比往常多,周边又接二连三地传来许多结婚的消息。

    有一封喜帖送到官邸来的时候,殷鹤成看了一眼略微皱了下眉,不过也没说什么。顾书尧接过一看,才发现是顾书尧任子延和孔熙。

    顾书尧这才想起,前一段时间在燕北女大门口经??醇巫友拥某?,原来是这么回事。顾书尧如今对任子延更加了解了些,他虽然表面上吊儿郎当,却是个重情义的人。而如今,孔教授现在对盛军这边的偏见也少了许多。任子延和孔熙的婚事虽然突然了些,但也是桩良缘。

    不过顾书尧也听殷鹤成说,这段时间任子延主动请辞在家休养,他之前是负了伤,不过没有到这般休养的地步?;蛐硎撬甯傅脑倒?,他和他的父亲都避嫌一般,退至一旁不再理事。

    任子延的新婚喜宴,殷鹤成和顾书尧自然是要去的。宴会在鼎泰饭店办,因为任洪安的缘故,盛军里对任家的非议有不少,殷鹤成这个总司令携夫人亲自出席便是表明自己的立场了。

    跟风看脸色的人不在少数,殷鹤成都去了,他们也没有不去的道理,因此婚礼的现场也十分热闹,排场也不比顾书尧和殷鹤成的小。

    顾书尧和殷鹤成被邀请坐在主宴桌上,她在台下可以清楚看到新人的表情。任子延是高兴的,可孔熙的神情,特别是望向她这边对的表情,顾书尧总觉得哪里说不上来的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