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第 182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原本还在为殷鹤成的擅作主张生气, 可听殷鹤成这样说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他这哪里是在学法语?

    顾书尧从殷鹤成身上起来,用手将他推着他的胸膛, 挑着眉似笑非笑地看他。

    殷鹤成与她对视了一眼,嘴角一扬突然伸过手来, 将她重新揽在怀里, 在耳边呵气:“怎么,你不愿意教我么?”

    顾书尧往后缩了缩脖子,眨着眼摇了摇头, “不愿意?!?br />
    殷鹤成敛了笑容,淡淡问她:“为什么?”

    殷鹤成故作生气的样子被顾书尧一眼识破, 她笑了笑, “我在燕北女大上课好歹也是有工资的,哪有白白教你的道理?!?br />
    他敛目看了她一会, 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忽然一个转身,将她困在了他和沙发之间,轻轻刮她的脸颊, “我不会亏待你的?!?br />
    顾书尧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 见着他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他*她开口时做的事情, 脸霎时就红了。

    殷鹤成见她这样, 更靠近了些, “说不说?”

    她像是存了心不顺他的意, 将脸转到一边去不看他, 嗔笑道:“不说,哪有你这样的?!?br />
    “嗯?真的么?”他紧紧将她按在沙发上,手去挠她的软腰,笑着问:“有这么难开口么?”结婚也有些日子了,他已经清楚她身上每一处敏感的地方。

    “??!”顾书尧腰上最怕痒,没忍住惊呼了一声,被他这样挠了一顿,眼泪都出来了,“雁亭,别闹了?!?br />
    殷鹤成适可而止,也没有再去闹她,他的目光凝住,不知被什么东西吸引。

    从他那个角度看去,她的眼弯成两弯月,眸中倒映着客厅的灯光,熠熠生辉像宝石一样。

    有晚风灌进来,将浅绿色的窗帘吹开一角。

    顾书尧抬眼对上殷鹤成的视线,嘴角的笑容渐渐收敛,突然道:“jet\'aime

    .”

    殷鹤成没反应过来,以为是自己没有听清,“嗯?”

    顾书尧即刻又说:“我爱你?!彼獯问怯弥形乃档?,仍看着他的眼睛。

    她说“我爱你”这种话向来慎重,如果这句话时常挂在口头上,便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鞍笔欠⒆阅谛牡?,人一辈子真正值得“我爱你”三个字的人能有多少?

    可她的确是爱他的。

    听顾书尧这样开口,殷鹤成也愣了一下,他明白她口中这三个字的分量。

    见殷鹤成发愣,顾书尧反而看着他笑道:“记住了么?”

    “你再说一遍?”

    “想得美!”

    殷鹤成刚刚已经听到了他想听的话,便也没有强求顾书尧,只说:“等哪天你我空了,我还真想让你教教我法语?!?br />
    他平白无故突然想学法语,顾书尧觉得好奇,问他:“你为什么突然想学法语?”

    他笑了笑,语气淡淡的:“等哪天国内的战事彻彻底底平息了,我也想去法国看看?!彼ナ致ё潘募缈吭谏撤⑸?,“我还没有去过欧洲?!?br />
    顾书尧将头靠在他肩膀上,还住他的手臂,“那我教你,我们以后一起去?!?br />
    殷鹤成想去欧洲访问的念头一直都有,毕竟国外有更为先进的技术,更为强大的武器,他一直想学过来。然而这个念头最强烈的时候是在一年半前,因为那个时候他最喜欢的人在那里。

    她回国后,这个念头并没有停止,他还记得他在乾都第一次看见她那张照片时的感受,他多想知道巴黎究竟有什么,能让她这么开心?后来他在书上知道了罗浮宫、知道了塞纳河,可书上的哪里比的上亲眼所见,他是多么想去看看曾经她待过的、留下痕迹的那些地方。

    殷鹤成之所以忌惮何宗文,并非认为自己不如他,也不是因为是何宗文带书尧去的法国,而是他不得不承认,何宗文在一些事情上确实比他与书尧更相似,比如他们都会法语,都在法国同一所大学留过学。他也想更加了解一下她,跟她的心更近一点,更近一点……

    接下来的一周,殷鹤成都是在她这过得夜,除了每日去一趟帅府探望,从北营行辕处理完事务后,便直接到公寓来。

    顾书尧很享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刻,她从零开始教他学法语,她还尝了燕北六省总司令亲手烧的菜,她应该是这个世上唯一一个有此殊荣的人,虽然的确不怎么好吃。

    然而时间一日日过去,顾书尧虽然喜欢这样的生活,但她并不觉得安生。

    殷鹤成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他是什么打算顾书尧其实心底都明白,他一个盛军司令不可能一辈子和她挤在一套租来的公寓里,他带过来的那些随身要用的文件、工具设备,这么小一间公寓已经堆不下了。何况,他是个孝子,每日还要回帅府去看望殷老夫人和老司令,两头跑也是在是辛苦。

    殷鹤成连着好多日晚上不在帅府和官邸留宿,老太太那边不可能不起疑。就算他可以陪着她这样不问将来的得过且过,可老太太那边过不去。

    顾书尧惶惶然过了好几日,终于忍不住问殷鹤成:“你现在天天在我这,乃乃知道么?她如果知道了怕是会不乐意?!惫耸橐⑴滤蠡?,解释道:“我不是在怨乃乃,可如今就是这样的情形,我一天为你们殷家传宗接代,乃乃就一天不想你只和我在一起?!?br />
    殷鹤成正靠在床头看书,听她这么说抬起头道:“我知道你不想让乃乃知道,所以没有人会告诉她?!奔行┎豢芍眯?,他笑了笑,“你放心?!?br />
    殷鹤成倒没有骗顾书尧,帅府那边五姨太刚刚得了些消息,兴高采烈地往殷老夫人屋里走。

    入秋了,殷老夫人坐在塌上吃橘子,一见五姨太如此高兴地进来,便知道她定是有眉目了,便问她:“怎么样,打听到什么了?”

    五姨太煞有介事地挑了下眉,走到老夫人跟前,连连笑道:“打听到了,打听到了!”说着,她凑近了到殷老夫人耳边道:“我已经问过侍从室那些人了,雁亭这些日子既不在帅府也不再官邸,是跑去一个女人的公寓里过夜去了?!?br />
    殷老夫人眉头紧蹙,怒道:“这像什么话!”整日在外头过夜,她不曾见他孙子这样荒唐过。

    五姨太忙安慰道:“哎呀,老夫人,您要这么想,总比吊死在一棵树上好些,雁亭总算是想开了?!?br />
    听五姨太这么说,殷老夫人缓和了些,“那姑娘叫什么名字?是个什么样的人?”

    五姨太面露难色,“这我也不清楚了,怎么都问不出来,要不您改天亲自问问雁亭,让他把人带回来,总在外面也不是回事。再说了,那位一直不肯回家,再过些日子离婚也不是不可以,占着夫人的位子又整日在娘家待着不回来,哪有这种事呀?”

    一说起“离婚”这两个字,老夫人又有些于心不忍了,叹了口气:“先不说这个,早点让雁亭把人带回来才是正经事?!?br />
    “是呀是呀,雁亭在外头也不是一日两日,说不定那姑娘肚子里已经有了呢,可不比那个生不出孩子的。哎呀,您到时候就等着抱曾孙吧!”

    下午殷鹤成回帅府时,殷老夫人便提起了这个。殷老夫人故作不知情,只问:“雁亭,我听说你最近也不在官邸过夜,是去哪了?”

    殷鹤成笑了笑,只道:“最近军务有些多,就在北营行辕那边睡下了?!?br />
    “你少来这套?!币罄戏蛉税诹税谑?,仰起头看了他一眼,拉长了声音道:“我还不知道你!要是有什么合意的人尽管带回来,姨太太什么也不比娶妻只能娶一个,没那么多讲究,喜欢的话带回来就是了!”

    五姨太原本在一旁怂恿着,听到殷老夫人说这话,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殷鹤成早就知道殷老夫人会过问,便特意让底下的人放些风声出来,也省得老夫人担心。

    老夫人又道:“你生辰也快了,就在那个时候带回来吧,也正好是个契机,让大伙都认识认识?!?br />
    殷鹤成点了下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几日,殷鹤成确实也有些忙,南北两方的政府最近又有些冲突,晚上他回到公寓时已经快十一点。

    顾书尧应该已经睡了,客厅的灯熄着,只给他留了进门过道的灯。殷鹤成怕将顾书尧吵醒了,关外头的门都是轻手轻脚的。

    只是刚走进客厅,便看到从卧室里的门缝中溢出灯光来。

    殷鹤成将锁扭开,见顾书尧正坐在床头看书,便问:“怎么还没睡?!?br />
    顾书尧将书阖上,心事重重地望着他,并没有说什么。

    并不是手上这本书有多精彩,她更多的是失眠,一来是他还没回家,二来是她在为今后的事情发愁,她知道他的生日就在下周末,按照往常的惯例那天是要在帅府办酒宴的,她不可能永远躲在这个地方和他这样过下去。

    可她对那个家的氛围有发自内心的排斥,一想到这从前那些不愉快的回忆又涌了上来。他们好不容易才和好,如果回去她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和从前一样,压抑、争执、爆发,她不想再经历第二遍。

    殷鹤成将大衣脱了,在床边坐下,他此刻也在看她。

    他们其实想的是同一件事,老夫人也说了,要他生辰的时候将人带回来,再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可他知道她不愿意。

    她其实也看得出他有心事,两个人都在等着对方开口。

    顾书尧从被子里钻出来,走到他身后坐下,从他背后搂着他,头紧紧贴在他肩膀上,从而获取一点支撑与安慰。

    只是她还是没有开口提那些事的勇气,松开手给他捏了会肩,问他:“雁亭,饿了么?我给你煮了宵夜,现在就热在锅里,吃点么?”

    他回过头,吻了下她的额头,“好?!?br />
    谁都不提,事情便这样无声无息过去了,可他的生日一天天地在靠近。顾书尧这几天心烦意乱,事情也杂,等空下来了才去了殷鹤闻那。

    下午的时候,顾书尧从燕北女大出来后先回了趟公寓,正准备去殷鹤闻那,殷鹤成却提起回来了,问她:“去哪里?”

    顾书尧原本想让殷鹤成陪她一起去鹤闻那,可想起这些天来殷鹤成似乎并不是很乐意提起鹤闻,还是对他道:“我准备去鹤闻看看?!?br />
    “让司机送你,早些回来,我也是回来取文件的?!彼淙幻挥凶柚?,却也没有主动说要去。顾书尧不知道他是真忙还是借口?想必他对六姨太那件事心里头还是有些芥蒂??銮?,殷鹤闻也未必愿意见到殷鹤成。

    顾书尧心知肚明,他也没说去,便没勉强他,只笑着交代道:“今天的晚饭就交给你了,要是你弄不好,可以去官邸请人过来帮忙?!?br />
    “好?!?br />
    顾书尧到殷鹤闻那的时候,他和往常一样,也是在梁霁月家画画。顾书尧到梁霁月那的时候,梁霁月十分高兴,笑眯眯地告诉她:“你来的正是时候,你的那副画像我今天才帮你裱起来?!彼炙担骸拔姨孜潘的闶虑槎?,我就怕你没时间过来,我下周就要回英国了,害怕没法亲手给你?!?br />
    顾书尧不禁感叹时光匆匆,“您这么快就要走了么?”

    鹤闻也在一旁道:“梁阿姨,我舍不得您!”

    梁霁月笑着看了眼他们,“很高兴能在盛州遇见你们?!?br />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顾书尧也不好挽留。她接过梁霁月手中的画像仔细欣赏,这幅画不愧是梁霁月的手笔,既有写实的真实,又有写意的浪漫,画中的她沐浴在金色的夕阳之中,温暖而静谧?;竦挠蚁陆呛推渌械幕谎?,标了一个花体的“l”。

    顾书尧由衷感叹,“真好看,谢谢您?!彼埠闷娑辔柿艘痪?,“这个“l”是您姓氏的简称?”

    梁霁月没有回答是或不是,只说:“从我画第一幅画起就这样署名了?!?br />
    临别的时候,梁霁月意味深长地看着顾书尧,“顾小姐,不会,应该叫殷夫人,祝愿你以后都能幸福?!?br />
    梁霁月叫她“殷夫人”,顾书尧稍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笑着告辞:“祝愿您也是!”

    顾书尧和往常一样先送殷鹤闻回家,路上牵着他的手问他的近况。

    殷鹤闻兴冲冲地对顾书尧道:“舒窈姐,等有一天我也能给你画这样好看的画像?!?br />
    “行啊,那我等着你!你好好画画?!?br />
    顾书尧送完殷鹤闻后,便先回了公寓。她倒很想给殷鹤成看看这幅画像,毕竟这样的画像她还是第一回得。

    一回到家,便听见了公寓里头有人声,进去一看是官邸的几个佣人在厨房。见顾书尧回来,连忙打招呼:“夫人回来了?!?br />
    “雁亭呢?”

    “少帅临时有事先出去了,要到晚上才回来,他吩咐过了让您先吃?!?br />
    厨房比官邸的要小太多,他们几个人在里头稍有些施展不开,而且也不太明白东西的摆放。顾书尧将画放在沙发上,便去厨房告诉他们位置摆放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