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第 184 章(修文)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从那梁霁月回来后, 便一直在公寓等殷鹤成, 她知道这件事情她必须和他谈谈, 而且也回避不了。上午的时候,顾书尧就已经在梁霁月的家门口遇见了殷鹤成的侍从官,想必殷鹤成也知道她去了梁霁月那。

    不过,顾书尧自己心里也很忐忑, 她不知道这番谈话会是怎样的结果, 毕竟早上的时候殷鹤成已经不高兴了。

    果真晚上殷鹤成回家的时候,便一直沉着脸。顾书尧做好了一桌子菜等着他,而且都还是他最喜欢的菜。

    不过殷鹤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胃口, 他一脸疲惫, 连菜色都没有怎么看,心事重重地用着晚餐。

    顾书尧见殷鹤成一直不说话, 便替他夹了些菜到碗里, 主动与他搭话, “你尝尝这个,喜欢吗?”

    殷鹤成笑了一下,问:“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

    顾书尧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索性开门见山主动与他坦白:“我今天去梁霁月那儿了, 就是早上跟你说的那位美术老师?!?br />
    殷鹤成听顾书尧突然这么说有些惊讶, 却也不瞒顾书尧, 看了一眼她后, 也道:“我知道?!?br />
    顾书尧也笑了一下, 对上殷鹤成的目光, “我知道你知道?!?br />
    两个人的对话像打谜语一样,相互试探着。

    顾书尧不喜欢夫妻之间还这样,索性说穿了:“我今天到梁霁月家楼下的时候,看见你身边的那个侍从官小周了,小周带着人正好从她家楼道里出来?!惫耸橐⑺档秸獾氖焙?,特意停顿了下,去看殷鹤成的脸色。

    殷鹤成一听到他这么说,即刻便将筷子放下,想必这顿饭也没有多少食欲了。他默了一会儿,沉声道:“书尧,我跟你说过了,这件事你不要再管?!?br />
    说着,殷鹤成站起来离开了餐厅。顾书尧也跟着站了起来,见殷鹤成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了下去,他随手点了一根烟,自顾自地吸了起来。

    顾书尧一向不喜欢殷鹤成抽烟,可这一回,他并没有制止他,反而走到殷鹤成的身边坐下,轻轻挽着他的手,陪着他一起沉默。她其实也心疼他,从小并没有母亲陪伴在身边,说不恨是不可能的。

    殷鹤成见顾书尧坐过来,偏头看了她一眼,她像只猫一样依偎在他身边,也不说什么。他忽然意识到刚才自己语气重了些,于是就势将她搂入怀里。

    顾书尧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尽可能地去陪伴他。然而顾书尧也明白这件事不去面对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何况梁霁月就要走了。他也知道殷鹤成其实一直有心结在,如果他完全不在乎便不会让侍从官去找梁霁月了。

    顾书尧不想给殷鹤成留下遗憾,等气氛缓和了些,轻声道:“雁亭,梁阿姨过几天就要回英国了?!惫耸橐⒌弊乓蠛壮傻拿嬉仓怀坪袅忽挛喊⒁?。

    听顾书尧这么说,殷鹤成愣了一下。顾书尧刚才没有跟他拐弯抹角,一开口便是这样的话。很明显,她已经全部知道了。

    “她还跟你说了什么?”

    他的语气难得如此平淡,顾书尧有些意外,连忙道:“她跟我说了她和你父亲从前的事?!?br />
    “怎么说的?”

    “梁阿姨说她原本是个官宦人家的小姐,但因为被你父亲救过性命,因此和他成了婚??墒墙峄楹笕唇バ薪ピ?,于是他选择离开你的父亲,去了英国?!惫耸橐⒓袢赵谡饧律辖√?,又多劝了几句,“雁亭,我不敢说要你原谅她,只是我想告诉你她对当年的事情十分愧疚,当初她一定是有苦衷的?!惫耸橐⒒辜堑媚翘炝忽碌纳袂?,如果不是被*无赖,有哪个母亲愿意抛下自己的孩子呢?

    哪知殷鹤成忽然冷笑了一下,口中玩味着“苦衷”两个字,道:“没有人*着她抛夫弃子,我听说她在国外还另外嫁了人,把帅府的颜面都丢尽了?!?br />
    顾书尧虽然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却被殷鹤成这番话听得心里一惊,他竟然是这样看待梁霁月的。如果梁霁月离开殷司令在他看来是背弃丈夫、丢尽了帅府的颜面。那当初她跑去法国,如今从帅府搬出、登报离婚,殷鹤成内心深处又是怎么看待她的呢?

    顾书尧咬了下唇,反驳道:“雁亭,我知道你有怨言,毕竟她离开你的时候你还小。但无论如何她都有权利左右自己的人生,那是她的自由?!?br />
    “自由?”殷鹤成反问了一声,斩钉截铁道:“背弃丈夫,抛弃儿子,还和别的男人结婚,我想全天下的女人也只有她能做出这种事!这就是她要的自由?”

    顾书尧将她的手从他手臂上松开,正色道:“梁霁月走的时候,已经跟父亲已经断绝了关系,之后想嫁给谁都可以?!?br />
    顾书尧话音刚落,殷鹤成突然抬起头,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向她,上下打量了片刻后,冷声问道:“你还想嫁给谁?”

    顾书尧万万没有想到殷鹤成会这么问,一时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却又突然笑了起来,问殷鹤成道:“殷鹤成,我想听你一句真心话,我当初离开你去法国,现在一个人从帅府里搬出来,你是不是也在心底认为我是背弃过你?也觉得我丢过你的殷鹤成的脸?”

    殷鹤成刚才那句只是气话,却不想顾书尧反应这么大。她也没消,不想与她纠缠,于是偏过头不理会她。

    顾书尧见他刻意转过头,于是去拉殷鹤成的手臂,她想要他看着她,“殷鹤成,你告诉我呀,我是真的想知道!”

    可顾书尧的力气哪有殷鹤成大,她拉了好几下,殷鹤成都纹丝不动。

    顾书尧索性将手松开,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和他争吵了。顾书尧咬了咬牙,低声道:“殷鹤成,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你会像恨你母亲一样恨我?!?br />
    顾书尧这句话还没说完,殷鹤成蹭地站起来,他什么都没说,直接从衣架上取了衣服穿上,大步往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顾书尧也跟着站了起来。

    殷鹤成已经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顾书尧,道:“我今晚回官邸睡,我想你和我都需要冷静一下,我不想和你再谈论这些?!彼低甏厦抛叱鋈チ?。

    顾书尧也没阻挠他。的确,他们都应该好好冷静一下,她今天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将话说到那个份上。

    殷鹤成走后,顾书尧也没有再回餐厅接着吃饭,那一桌子菜就凉在餐桌上。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视线停留在对面墙上挂着的钟表上,看着秒钟滴滴答答地转动着,她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

    顾书尧当然知道在这间公寓里避世不是长久之计,可她既舍不得与殷鹤成的感情,也不愿意向这个年代的世俗妥协。在这段婚姻里,她和殷鹤成都迷路了,就像坠入了五里雾中,完全找不着出路,或许殷司令和梁霁月就是他们的将来……

    顾书尧也不知道殷鹤成所说的那个冷静究竟是多久?连着两天,殷鹤成都没有回公寓。他们发生争执的第二天,黄维忠过来将殷鹤成的密码箱带走了,想必殷鹤成是要在官邸或是别的地方长住了。

    不过黄维忠也告诉顾书尧,“这几天少帅的确是在官邸,您别担心,少帅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br />
    顾书尧只笑了一下,她和殷鹤成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他们那些旁观者可以明白的,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

    转眼已经到了周三,殷鹤成的生日一天一天的接近。顾书尧知道再这样等下去也是不会有结果的,一个人要改变长久以来形成的观念,谈何容易?何况他又是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大环境里。

    顾书尧自己也累了,不想再这样纠缠下去,索性下楼吩咐殷鹤成的侍从官,“你们能帮我带句话给少帅,我这间公寓的房租快到期了,我准备从这搬出去,还请少帅自己将他的东西带走?!彼苯痈纤呶幢啬艹晒?,不如找个借口自己搬出去。

    顾书尧这番话虽然委婉,却也听得出是在逐客了。那几个侍从官面面相觑,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连声应道:“夫人,我这就去给少帅汇报?!?br />
    顾书尧这样一来也算是给殷鹤成提了个醒,可第二天他还是没有回来。倒是侍从官过来回复,“夫人,少帅交代过了,这间公寓他已经买下了?!?br />
    买下?这的确是殷鹤成的手笔,却又是故意避重就轻,谁都知道她并不是因为那点租金要搬走。

    那几个侍从官都是会察言观色的角色,许是见顾书尧不那么高兴,在一旁道:“夫人,少帅这几日确实忙的很,他忙完了便会过来的?!?br />
    过不过来她随他便,不过顾书尧并不想难为他们,只轻轻道:“我知道了?!?br />
    另一侧的官邸中,殷鹤成正在站在书房里对着一张画像出神,那是他父亲的一副肖像,穿的还是前清巡防营将领的铠甲,这幅画的右下角有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花体的“l”。

    他其实是亲眼看着他母亲画完这幅画的,他记得那个时候他父亲常在外应酬,整夜整夜地不回府,他母亲便整夜整夜地画画。有好几次他半夜睡醒了,还见她坐在那儿。

    他那时不明白为什么他母亲要不眠不休地画画,直到有一天,这幅肖像画完了,他母亲也不见了。

    殷鹤成那时还小,梁霁月刚失踪的那几天,他也曾四处哭着找娘,后来殷老夫人告诉他,“你娘不要你的,但还有乃乃疼你,其他的姨娘也会疼你?!?。也是从那天起,他便不再哭了。

    不知为什么,他明明想着从前的事,却总会想起顾书尧和他争执的画面来,一幕幕在他脑海里打转,她说:“她对当年的事情十分愧疚,当初她一定是有苦衷的?!?br />
    她还说:“无论如何她都有权利左右自己的人生,那是她的自由?!?br />
    最终停留在她那一句:“殷鹤成,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你会像恨你母亲一样恨我?!?br />
    下午的时候,雨终于停了,于是顾书尧出门去找梁霁月,她之前答应过梁霁月,会帮她说服殷鹤和她见上一面。虽然顾书尧并没有成功,可她还是得给梁霁月一个交代。

    然而,当顾书尧到梁霁月家敲门的时候,却发现梁霁月并不在家,连佣人也不在。

    这是去哪了?顾书尧明明记得,梁霁月是两周后的轮船。顾书尧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往楼下走去?;蛐硭梢匀ノ室幌乱蠛孜?,去问一下梁霁月的去向。

    哪知,顾书尧刚刚下楼。便在楼下不远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殷鹤成和他的人居然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