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第 189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什么人”五姨太愣了一下, 不自觉重复了一遍,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五姨太警觉地看了眼顾书尧, 又去瞧黄维忠, 刚才他明明说人已经接回来了, 现在雁亭

    怎么会是这个反应

    莫非是因为顾书尧在这,雁亭有所顾忌五姨太最见不得殷鹤成这样对顾书尧, 于是刻意看着顾书尧对殷鹤成笑道“书尧大度着呢, 人不是早晚都得接回来的么现在房间都收拾好了, 老夫人也盼着她回来呢?!?br />
    许是见殷鹤成仍旧无动于衷, 五姨太挑明利害道“早些接回来说不定还能早些给咱们殷家开枝散叶, 正好书尧生”

    顾书尧虽然不愿跟五姨太一般见识,但没想到她又开始在伤口上撒盐, 当初她之所以和殷鹤成吵成那样, 五姨太的挑拨便是一个原因。

    一而再再而三, 顾书尧忍无可忍,她正准备让五姨太打住,殷鹤成却先开了口,打断五姨太“你再说一遍?!?br />
    他声音虽然不高,可这句话惊雷前划过的一道闪电, 能让人预知到随后会发生什么。

    五姨太素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人,听殷鹤成这样说,连忙噤了声。

    “这种话我不想再听第二遍?!币蠛壮傻挠锲行┫袼徒涫勘目谄? 若是再犯, 就要军法处置了一般。

    殷鹤成通常的待人接物来自于他后天习得的修养, 骨子里其实是个冷冽又强势的人。

    被殷鹤成这样一说,五姨太神色立即慌张了起来。殷鹤成并不愿意和她多说,直接牵过顾书尧的手走了。

    殷鹤成和顾书尧上楼,反倒是顾书尧像受了委屈似的,殷鹤成一直在一旁轻言细语哄着。五姨太在楼下看着既生气又不敢表露,牙都快咬碎了。她实在不明白,那些女人究竟是用的什么手段,能这样牢牢抓住一个男人的心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五姨太也不是第一回做了,殷鹤成不领情也就算了,只是五姨太自己觉得没面子,说起来她是殷鹤成的长辈,为什么她偏偏从心底里就畏惧他。

    黄维忠目送殷鹤成上楼,见五姨太还没回过神来,连忙往侍从室那边走,想尽快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哪知黄维忠刚走几步就被五姨太叫住了“你站住?!?br />
    殷鹤成五姨太不敢惹,对黄维忠她可不必客气,何况明明是他说人已经回来了,不然她也不会碰这一鼻子灰。

    黄维忠转过身,客气问道“五姨太,您有什么事么”

    五姨太冷笑,“我能有什么事黄副官你得把话说清楚才行,是你亲口说的人已经回来了,当初也是你们说的雁亭连着一个月住在外头,你得告诉我人在哪才行”

    黄维忠知道自己这回是躲不掉了,再这样瞒下去不知还要坏多少事,索性到出实情“少帅的确连着一个多月住在外头,可他住的是夫人租的公寓?!彼戳宋逡烫谎?,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下“夫人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五姨太惊得话都说不出来,过了许久才道“你不是又在骗我吧”

    “我哪敢骗您”

    五姨太深深叹了口气,她之前原来是白答应了,怪不得上次顾书尧听她说时那样镇定,心底里不知看了她多少笑话,五姨太越想越觉得丢脸,更令她头疼的是她不知道该如何跟殷老夫人说。

    楼上,殷鹤成进门之后一把握过顾书尧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来,“书尧,不高兴就说出来?!?br />
    顾书尧就势环住殷鹤成的腰,下巴抵在他胸口,抬起头看他,“我已经没有不高兴了?!?br />
    她说的是实话,他方才的态度让她安心,那些人并不重要,她更在乎他的态度。

    “她之前是不是也说过这样的话”

    既然殷鹤成问了,顾书尧也没瞒他,如实点了下头。

    “五姨太要是再这么胡搅蛮缠下去,让她搬出去算了,成日里搬弄是非,搅得大家都不安宁”

    “行,我们今天不说这些了?!币蠛壮勺鍪掠兴姆执?,顾书尧不用去操心这些。

    倒是今天他好好的生日宴,被石原胜平和五姨太弄得这样,顾书尧心疼他。五姨太这边还是些琐事,日本人才让人头疼。半年前虽然盛军险胜,但损失不小。殷鹤成吸取了教训,兵工厂一直在研究新武器。

    这半年来,有不少顾书尧在法国的朋友回国,受顾书尧和殷鹤成的邀请来到盛州。虽然有他们这些留学海外的人才相助,但和新型抗菌素的研究一样,还是需要时间。日本如今如此积极,怕是又要有什么动作了。

    顾书尧想到这些便难以入眠,接连翻了几个身。

    她原以为殷鹤成已经睡下了,哪知他突然过来将她搂住,“怎么还没睡,想什么呢”

    顾书尧转过身来,到他怀里去,“雁亭,我想着今天石原胜平那副嘴脸就生气,打了那么久的仗,死了那么多人,那些日本人居然还有脸过来,话还说那么轻巧?!?br />
    “这些事不用你操心,有你丈夫呢?!?br />
    殷鹤成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书尧,你介意去收养一个孩子么”

    收养孩子顾书尧愣了一下。殷鹤成之前就和她提过这件事,没想到他是认真的。

    之前我听梁师长说过,林北那边有不少孤儿,我们去收养一个,你觉得怎么样”他顿了一下,又说“当初看你姨妈生燕平,差点命都没了,我看着也不忍心让你受那苦?!?br />
    “我想你应该想要个儿子,以后也好跟着你从军?!?br />
    他笑了一下,并不否认,“你呢你要喜欢女儿,就再收养一个,我过几天就让潘国书去看看,有合适的孩子就带你过去?!?br />
    “这个随缘吧?!惫耸橐⒂炙怠拔蚁胛颐腔故窍戎灰桓?,一下子好几个我怕他觉得偏心什么,如果只有一个,我们也好先一心一意对他?!彼窒肫鹗裁?,笑了笑“正好五姨太收拾了间卧室出来,就让孩子住那吧,离我们也近,也好去照顾他?!?br />
    “行?!彼鹩Φ盟?。

    突然说到这件事上来,顾书尧心里五味杂陈。多一个小人儿叫他们父亲、母亲会是什么滋味那孩子会是什么模样虽然没有血缘,但一声“爸妈”依旧有它的责任在,顾书尧又有些忐忑,旁的什么她没有畏惧过,只是这回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一个好的母亲为人父为人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顾书尧也不跟殷鹤成隐瞒自己的情绪,“雁亭,说实话,我还真的不太知道怎么去做一个母亲”

    殷鹤成却笑了,“我和你一样,也没经验,慢慢来,咱们好好教不求孩子多有本事,但一定要为人正直,担得起责任?!?br />
    “你这哪是带孩子,你这分明是培养部下”

    被顾书尧戳穿,殷鹤成却仍嘴硬,“哎,差不了多少的?!?br />
    顾书尧笑着摇了摇头,殷鹤成素来嘴硬心软,她倒真的很想看看他面对一个软软糯糯教他父亲的孩子时,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只是殷鹤成其实明明可以有自己的孩子,这世上有很多病痛都只能独自承受,而她的这个病却的确是要夫妻一同去分担。

    见她沉默不语,殷鹤成问她“怎么了”

    “雁亭,谢谢你?!蓖馔废伦爬溆?,在这个满是凉意的黑夜里和他相拥,她觉得温暖。

    好不容易在他怀里睡着,大半夜却又被人叫醒了,敲门声急切,打开门才知道是老司令不好了,半夜的时候突然喘不上气来。

    殷鹤成和顾书尧连忙气来,在殷司令卧室里守了半宿,老夫人也急的半夜起来,之前那什么姨太太的事自然是没有心思再管了。

    好在,天快乐的时候,好些个医生抢救了一晚上终于将殷司令的命救了回来。

    殷鹤成和顾书尧在一旁守着,四姨太也在,殷司令原本睡下了,却突然张开嘴,口中喃喃喊着什么,四姨太俯下身听了好久,却没能听明白,问顾书尧“书尧,老司令说的什么呢你听听是不是要喝水”

    顾书尧皱了下眉,靠近了仔细去听,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她下意识看了眼殷鹤成,没想到他也正看着自己。

    那两个字,他们都听清了。

    “说的什么呀”殷老夫人问。

    顾书尧想了想,只道“我也没太听清,好像是谁的名字?!惫耸橐⒉潘低?,殷老夫人的脸便沉了下去,深深叹了口气。

    虽然这一次是无碍了,可大家心里都有数,殷司令怕是活不了多久了。这些日子,殷鹤成又请了许多医生过来,自己也尽可能地多陪着殷司令,多尽一些孝。

    顾书尧也是这样,殷鹤成向来孝顺父亲,她不想让殷鹤成有过多的遗憾。也是在这个时候,梁霁月给顾书尧送口信过来她后天的轮船去英国,走之前有一份礼物想亲手交给她和殷鹤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