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完结篇.上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殷鹤成是何等机敏之人, 自然明白顾书尧的言下之意。殷鹤成放下手中的钢笔,不可置信地去看顾书尧,他原本没有再抱希望了。

    顾书尧不再说什么, 笑容却在她的脸上荡漾开来, 在这个初冬的夜里, 像春风拂过一样地温暖。

    殷鹤成看着她,嘴角终于有了久违的笑意, 两个人相视着笑了起来。那个笑容里掺杂着太多的情愫, 只有他们自己明白。

    殷鹤成突然想起来什么, 连忙关了台灯站起来,“都这么晚了, 还不睡觉?!?br />
    顾书尧原本就是等着他一起去睡的,她怕他再这样熬下去早晚有一天熬坏了身体。顾书尧见殷鹤成关了台灯,便也转身往床那边走。

    “等一下?!?br />
    “怎么了”顾书尧回过头去。

    她刚侧过身, 殷鹤成便将她横抱了起来,走得格外比往常更稳。

    顾书尧忍俊不禁, 搂着他的脖子笑话他“还没这么金贵?!?br />
    “怎么不金贵你和孩子都金贵”

    殷鹤成将顾书尧轻轻放到床上。他在她身边坐下,俯下身来小心翼翼地去摸她的小腹。

    床头壁灯的柔光照在殷鹤成的脸上, 看着灯下他小心翼翼而又聚精会神的样子,顾书尧没忍住笑了起来。一个多月不过是个很小的胚胎, 怎么摸得着呢。

    只是自从殷司令过世之后,顾书尧很久没有见殷鹤成这样高兴过了, 因此她也不扫他的兴, 特意侧躺着, 拱着肚子给他摸。

    他不知摸着了什么,问她“你说我们这个是个儿子还是个女儿”

    顾书尧转着眼睛大量他,“那你想要个什么”

    “我想要”殷鹤成欲言又止,只笑了笑,改口道“咱两的孩子,男孩,女孩都好,我都喜欢”

    不是假话,却也不是全部的真话。

    顾书尧看着殷鹤成,自然知道他的心思,挑了下眉,说道“要我说,我希望这胎是个儿子,过两年我们再生个女儿。这样的话就是哥哥?;っ妹?,男孩子做哥哥更能让他有责任感。不过孩子已经到了肚子里,先生儿子还是先生女儿已经由不得我们了,什么都是好的,对不对”

    他原本怕她觉得生孩子耽误事,没想到她自己主动说过两年再生个女儿,这话殷鹤成听了自然高兴“只要你愿意生,想生多少个我都帮你?!?br />
    帮她生是什么说法,见他又没正经话,顾书尧佯作生气地往他腰上踢了几下。

    他起先由她踢,踢了两下后,捏住她的脚,装模作样和她开玩笑,“都说怀孕了又被孩子踢的,被当娘的踢我应该头一个。都要做娘的人了,你可要稳重些,以后别让孩子看你笑话?!币蠛壮伤底?,又想起了什么,问顾书尧“你有身孕这件事奶奶知道了么”

    顾书尧的笑容稍微收敛了些,摇了摇头“这件事就颂菊还有你知道,我还不打算告诉奶奶?!?br />
    见殷鹤成稍稍皱了下眉,顾书尧又道“之前袁医生跟我说了,我身体不好,即使怀上了孩子”她虽然不想让殷鹤成担心,但有些话还是得先说了有个准备,免得日后更加伤心,顾书尧放低声音接着道“她说我即使怀上了孩子也容易小产,奶奶现在病着,想着再过些日子,等孩子怀稳了了再跟她说,我怕万一”

    “没有万一?!币蠛壮捎锲峋龅卮蚨纤?,“明天请大夫来给你开些安胎药,你放心,我们的孩子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平平安安生下来?!?br />
    “我让吴大夫给我开了药,每日两幅都让颂菊给我煎好了,今晚的睡前已经喝下了?!毖巯碌氖本止耸橐⒅啦簧?,有好处天天这样忙,她能自己做的事情并不想让他费心。顾书尧又对殷鹤成道说“燕北女大还有实验室那边,我都已经在请假了?!?br />
    殷鹤成知道她一直在乎这些,为了孩子却都主动放下了。他自己也不明白,很久之前他都觉得生儿育女是女人该做的事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慢慢被她影响了。

    “有孟学帆在你放心,我也放心,前几天陈主任还跟我汇报,说又有了新进展?!?br />
    顾书尧点点头,前段时间实验基地那边又来了几位从国外回来的博士,确实做了不少事。顾书尧已经渐渐明白很多事情并不是穷一人之力便能改变的,她能够做的是尽可能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她其实已经做到了,不过还不够。

    两个月后,顾书尧的胎相终于稳定了下来,老夫人知道顾书尧怀孕的消息,高兴地合不拢嘴,病即刻好了大半。

    都到这份上了,老夫人也想开了,只要给帅府添些儿啼声便都是好的,管它是孙儿还是孙女。老夫人整日吩咐着厨房给顾书尧炖补品,怕她生头一胎紧张,还时不时给她讲当初她年轻时怀殷司令兄妹的事。

    顾书尧怀了孕,眼见着老夫人和顾书尧这边关系缓和,五姨太害怕今后日子不好过,忙前忙后殷勤极了。

    顾书尧这段时间虽然安心养胎,却也没闲着,她和法国的那些朋友取得了联系,时不时书信来往,希望他们回国后能来盛州。

    只是这段时间顾书尧却感觉出了什么事,殷鹤成虽然每天都陪她说会话,不让她担心,可顾书尧察觉到黄维忠的神情比往常都要严肃很多。

    后来顾书尧才知道的确出事了,长河政府和南方政府还是打了起来,除了他们自己的兵力,双方还拉拢了不少军队。殷鹤成虽然不愿参与其中,可收到消息声称穆明庚的人和盛军元老孙仲良来往密切。

    孙仲良是殷定原的把兄弟,部队都驻守在南方,兵力占了盛军总兵力的五分之一。

    之前任洪平叛变时,他是站在殷鹤成这一边,但这回传来的消息并不乐观。

    穆明庚之前为了说服殷鹤成参与,甚至开出让殷鹤成出任总理的条件,孙仲良是出了名的贪财好色,这样的利诱殷鹤成能拒绝,孙仲良不一定能。殷鹤成没有打草惊蛇,只派了位参谋过去代为视察,让其严密监控着孙仲良的一举一动。然而也是这个时候,明北的日军也蠢蠢欲动,有深夜向南行军的举动。

    或许是个调虎离山之计,殷鹤成明白日本并没有放弃侵略燕北的念头,他素来行事谨慎,相比穆明庚,明北军更需要防范,殷鹤成连夜视察明北。然而第二天清晨,殷鹤成刚到林北,鸿西传来急报,孙仲良连夜带兵投靠穆明庚,铤而走险甚至将那位参谋杀死,以至于现在才传来消息。

    穆明庚和孙仲良之所以敢如此胆大妄为,便是有日本在身后撑腰。穆明庚为了达到目的,已经不顾一切了。林北、鸿西两边情况都?;?,林北的驻防一时不能动,有一时半会找不出合适的人选南下平定。

    梁师长主动请缨,他对鸿西的情况比较了解,只是从林北赶往鸿西路途实在太远,殷鹤成只好临时派了两个师从南大营过去。

    梁师长想了一会,心底突然又冒出个人选来,只是这个人他也有些犹豫。果然,当他向殷鹤成提议之后,殷鹤成并没有答应,反而说旁的去了。

    虽然殷鹤成都瞒着顾书尧,只说去林北视察一段时间。顾书尧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在这个冬夜里,她听着外头行军的声音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难寐。顾书尧脑海中像是游览电影一般闪过许多画面,那些都是她学过的历史,有混战、有屠杀,更有失守和沦陷。

    在这样的年代,一日不真正太平,一日不可能有什么岁月静好。

    在这样一个晚上,还有人也夜不能昧,他一个人在书房的椅子上坐了一夜,终于站了起来。

    孔熙算日子离临盆不远了,任子延虽然和孔熙分房睡,但每天都要去看一眼她。

    只是睡前任子延明明已经去过了??孜跬砩纤们?,感觉到床前有人,睁开眼一看才发现是任子延,想撑着坐起来“你怎么又来了”

    她的小腹已经鼓得很大了,行动并不方便,任子延连忙扶着她“你不用起来,我只是过来看看你,还有孩子?!?br />
    任子延吃晚餐的时候来过一次,当着佣人的面,孔熙有些话并不方便说,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便也不用顾忌了,“任子延,我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你也知道了。现在孩子就要生了,也没有别的办法,但是生完孩子之后我希望你能答应和我离婚,我不想再勉强我自己,我也不想再见你?!?br />
    任子延低着头默不作声,过了许久,才抬起头看了眼她,稍有些哽咽“放心,我现在就走?!彼低曜肀阃鹿衲潜呷チ?。

    他平时总要多哄她几句,今晚却有些反常,孔熙头偏在枕头上看任子延,只见他从衣柜中取出他的戎装,极其熟练地穿上,然后换上军靴。

    任子延站起来,往门外走,孔熙连忙问了一声,“你这是要去哪”

    他驻足回头,“熙熙,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孩子?!?br />
    “哎?!笨孜醭抛抛似鹄?,可任子延还是走了。卧室里从始至终都没有亮灯,像是一场梦,像他从来都没有来过。

    任子延从洋楼中走出,他穿着戎装站在楼下,他的汽车已经停在路旁等着他了。他没忍住回过头望去,初冬的深夜有冰凉的东西落在他脸上,他定睛一看,原来这一年的第一场雪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