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完结篇.下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日本趁着南北双方内战、孙仲良投靠穆明庚,于是找了个借口对鸿西口、林北同时发动强攻, 两天三夜的激战, 鸿西口最终守住了。

    那天晚上, 因为孙仲良的撤离, 鸿西的几条防线都崩溃了, 是任子延孤军抵抗, 最终带着士兵用刺刀冲锋, 才等到了增援部队来的那一刻。

    鸿西口守住了的消息由密电传到林北, 殷鹤成亲自译的电。

    见殷鹤成握着电报单一言不发,梁师长他们几个还以为鸿西那边又出了问题,忧心忡忡,问道“少帅,鸿西口那边怎么说”

    殷鹤成垂着头沉默了会,“鸿西口那边没事了,歼敌一千多人,还活捉了一个中佐?!?br />
    大家都在担心鸿西口那边的局势, 听殷鹤成这么说都松了一口气, 一个个展露出笑容来, 议论道“现在鸿西口守住了, 咱们林北昨晚上也打了胜仗,这下总算是赢了?!?br />
    可殷鹤成看上去却并不是那么高兴,将那封密电放在桌上, 吩咐道“按先前布置好的去做, 该休整的装整?!?br />
    这间林北也没歇着, 那几个师长以为殷鹤成累了,“少帅也累了两三天了,我们先出去?!?br />
    可梁师长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是他最后一个出去关上的门。他看到汽油灯下,殷鹤成脱力地坐在椅子上,又拿起桌上那封译电仔细看去,眼睛是红的。

    后来,梁师长才知道在那场战役中,任子延牺牲了。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就像当初任子延在?;笨讨鞫胗ズ栉髂茄蝗?。

    再后来,梁师长还听人说,那一天晚上任参谋长的女儿刚好出生。

    南方政府和长河政府这场战役最终持续了两个半月,方中石的吴军和殷鹤成的盛军联合对抗穆明庚,乾军最终惨败,穆明庚不得以退位,逃往日本避难。

    击退乾军后,任子延的遗物被运回盛州。任公馆补办丧事,顾书尧和殷鹤成、梁师长他们一起过去吊唁。

    虽然设了灵堂,可所谓的遗物只有一件残破的军装,沾着血还沾着炮火的硝烟,听说任子延先是被子弹击中,身边又有一颗手榴弹爆炸。

    黑发人送白发人,任洪平实在没撑住病倒了,还是一些亲戚以及孔熙的娘家在帮着打招呼。

    孔熙刚刚出完月,瘦得不行,也在灵前守着。顾书尧和殷鹤成到的时候,孔熙只看站在一旁,并没有迎接。她的眼神是呆滞的,既没有什么光亮,连一滴泪也没有。

    吊唁完后,殷鹤成和顾书尧又去看了孩子,是个养得白嫩的女婴,眉眼间倒有几分任子延的影子。这孩子并不畏生,殷鹤成一抱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和灵堂那边的哭声格格不入。

    她那么小,并不知道在场人的悲伤都因为她刚刚过世的父亲。她的父亲这一辈子他为国该献的忠诚,为友该尽的义气都做到了,或许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见她一眼。

    孔熙将孩子取名叫任思,殷鹤成很喜欢任思,见她在他怀里笑得那么灿烂,他的嘴角也微微牵动了一下。

    快离开的时候,顾书尧见站在角落的孔熙衣着单薄,于是走过去提醒她,“孔熙,节哀,但是你也要好好地保重自己。这几天下雪,多穿些衣服,别太伤心了?!?br />
    孔熙看了一眼棺椁中那套残破的军装,冷笑道“伤心我才不伤心?!彼低?,她眼一横,将头扭了过去。

    孔熙虽然那样说着,但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顾书尧看着心疼,给她递过手帕擦眼泪。

    孔熙先是不要,最终还是接过去胡乱地擦了擦脸。她缓了缓,突然回过头问顾书尧“你知道他们怎么知道那件大衣是他的么”

    顾书尧摇了摇头,疑惑地看着孔熙。

    她含着泪笑了一下,“因为那件衣服口袋里还有我和他结婚时的照片,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她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

    顾书尧走过去拥住孔熙,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孜趸毫诵砭貌牌骄蚕吕?,“你这月份也大了,也要注意身体,好好总之,别像我一样?!笨孜醯挠锲娉?。

    人这一生实在太短暂了,谁也不知道谁能陪你走到哪一程,也不知道自己又能走到哪一程。

    看了那么多生离死别,顾书尧决定不再瞒着殷鹤成。那天回家后,她跟殷鹤成讲了一个故事,大概是一位生于一百年后和平年代的女翻译,因为整日加班头昏脑涨,结果开车撞上油罐车的故事。当然,她说到这里还需要跟他解释油罐车是什么样子。她甚至没忘记告诉他,当初殷鹤闻的钢琴练习几乎都是她。

    他一直很平静,并不是很意外。直到她说到这的时候,摇着头笑了下“我就说”

    殷鹤成坐在沙发上静静听着她讲,她的口中既有百年后的国泰民安,也有过程中的种种残酷。

    跨越一百年的时间,有很多事情不相同,但还有很多也是相同,譬如赤子之心,譬如爱国之情,那些都是人活一世的初衷与信仰,是不会随着时间改变的。

    春末夏初,海棠花开得最盛的时候,顾书尧有一天下午突然开始腹痛,那天正好是殷鹤成去军校校阅新兵的日子,他并不在家。好在顾书尧早就请了医生做准备,殷老夫人也喊了产婆过来。

    孩子生得还算顺利,不到两个钟头,在殷鹤成赶回来之前,就已经出生了。

    是个七斤多的男孩,顾书尧生完孩子后虽然虚弱,但还算清醒。产婆抱孩子报到顾书尧眼边来,孩子闭着眼,乍一眼看去和殷鹤成五官真有几分像。

    顾书尧看着看着笑了起来,难以置信,这是一个有心跳有呼吸的新生命,是她和殷鹤成两个人共同的孩子。

    殷鹤成回来的时候,产婆已经给孩子裹好了被子。见殷鹤成正好匆匆进来,殷老夫人连忙抱着孩子,喜笑颜开地招呼殷鹤成,“雁亭,快来看看你儿子”

    殷鹤成笑着点头应声,“好好”人却去了顾书尧跟前,她的手在外面,他握着她的手在她身边坐下,“书尧,我回来了?!?br />
    那一头欢天喜地,他却先到她这里来。顾书尧轻喘着气,跟殷鹤成开玩笑,“我没事,你看都不看他,不怕以后儿子知道了怪你?!?br />
    他将她的手放回去被子中,远远望了眼孩子,笑道“他眼睛都没睁开,知道个什么”

    殷老夫人见殷鹤成久不过去,只好让人将孩子抱到殷鹤成和顾书尧跟前去。自己的孩子哪有不爱的,何况又是这么较弱的小生命。他抱在怀里生怕伤了,一边移不开眼,一边又有些手作无措。他在床边坐下,和顾书尧一起看着孩子,“他鼻子像我,下巴像你,眼睛”

    哪有分得这么明白的,顾书尧见殷鹤成一本正经的模样,实在觉得好笑。一时间她身上的那些痛都忘了,忍俊不禁地打断他“眼睛得等他睁开”

    黄维忠站在门口,悄悄往门缝中看了一眼,殷鹤成抱着孩子坐在床头,和顾书尧笑着讲话,夏初的暖阳正好投进来,将卧室那一角点亮。

    孩子殷鹤成和顾书尧取名为泰游,泰是国泰民安,游是周游四海。这是他父亲母亲的梦想,殷鹤成其实一直很想去海外看看,在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去住一段时间,只是这几年恐怕还是很难做到了。

    泰游虽然跟顾书尧和殷鹤成都很亲近,不过顾书尧初月之后,还是回到了燕北女大复课。除了新型抗菌素的研制,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

    三个月后,顾书尧向盛州教育局写了一封信,希望推进燕北大学和燕北女大的合并,这个想法顾书尧并不只有顾书尧有,燕北女大的学生都有过这个念头。在她怀孕的这段时间里,女大的一些学生就已经向学校和政府提议过这件事,但都不了了之。

    燕北女大从设施、师资到政府投入都远远比不上燕北大学,因此很多专业都开办不起来,这对女学生而言并不公平。国内的科学技术水平依旧落后于很多先进国家,正是急需人才的时候,更加不能因为性别有所损失。

    燕北女大的女学生们不用说,自然都支持她们的顾老师,除此之外燕北大学也有不少顾书尧的支持者。

    不过也有人强烈拒绝,洪铭便是其中之一,他不仅找了好几次汪校长,还给盛州教育局写信强烈谴责。就像洪铭整日穿着长袍、戴瓜皮帽,他仍持着一种极其传统的观念,不仅认为男女有别,甚至认为女人并不应该接受教育,就应该安安分分在家生儿育女。盛州教育局的官员收到了洪铭的抗议信,并不敢轻率同意,因为谁都知道那位顾老师打得丈夫是谁。

    顾书尧并不想让一件明明占理的事情,变得和仗势欺人一样,她不仅要达到目的,还想让那些固守偏见的人改变观念的契机。

    男女合校这件事不仅在燕北大学和燕北女大,在整个燕北教育界都闹出了不少的动静。双方僵持不下,“君子和而不同”,顾书尧也不勉强,索性邀请洪铭在燕北大学的礼堂和自己来一场公开辩论,洪铭也答应了。

    这样一场公开辩论自然轰轰烈烈,那一天,洪铭穿着一身长袍,戴着瓜皮帽站在台上,顾书尧在他旁边,穿着一件驼色的呢绒大衣。

    台下挤满了燕北大学和燕北女大的学生,洪铭看了一眼顾书尧,先声夺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讲的,当初你要去燕北女大当老师,我就第一个反对几千年了,男女同校我只在梁祝里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见过,难道要学他们化蝶么”

    洪铭一说完,台下即刻传来笑声,女大学生们性子急切些,被洪铭这句话说得生气。

    洪铭见势又道“顾老师,听说您刚刚才为我们燕北的总司令生了一个儿子,我觉得你现在更应该做的是回家喂奶”

    洪铭不仅衣着传统,骨子里也是个封建的人,她在心里便认为男尊女卑、三妻四妾是对的

    顾书尧生完孩子后,性格反而更加从容了,她面不改色,对洪铭的傲慢置之一笑,铿锵有力地告诉他“我的确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这并不是任何理由?!彼唤槊枷碌南葳?,直接问洪铭“我知道您之所以反对并校,无非是认为女人方方面面比不上男人,所以不该接受平等的教育,是么”

    洪铭笑了一下,背着手道“是的”

    顾书尧点了下头,看着洪铭称赞道“我知道洪铭先生您生于海外,天赋凛然,不仅会八国外语,还能将莎士比亚倒背如流,是整个燕北难以多得的语言天才,也可以算得上翘楚了”她说的这些,也正是洪铭一直引以为傲的,他也是仗着自己的资历才敢在有些事上开口。

    洪铭只知道顾书尧在燕北女大教法语,顾书尧听突然这么说,洪铭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只道“我知道你是巴黎大学毕业的,法语也说得不错?!?br />
    “准确来说,您会的这些我也会。在我怀孕期间研究过您发表的每一篇文章和您的生平近况,譬如这段时间您正在自学意大利语。我知道您在学术上的确造诣非凡,但在对待性别上仍然存在偏见”

    “等等,你说你都会”

    “是的,事实上国外做过研究,女性在学习语言上更具优势,我教的学生们都十分出色?!惫耸橐⑻匾庥眯卵У囊獯罄锼档母詹拍嵌位?,“实不相瞒,我的意大利语也是这段时间自学的,不过因为性别优势,可能学起来要比您稍微快一些?!?br />
    洪铭稍微愣了一下,顾书尧接着道“您说的没错,四个月前我刚刚生下了我的孩子。的确我晚上回家之后除了批改作业、做一些上课的预备工作外,还需要照顾我的孩子,这是一个做母亲的本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母亲勤苦照顾孩子为家庭付出反而就应该遭到这个社会的歧视这不公平,洪铭先生因为身体机能来区分高下、进行分工,这应该原始社会的事情,并不是现在没有什么是永远一成不变的”

    顾书尧说完,台下又有人说“我也是一名母亲,燕北女大毕业,现在在盛州的报社工作,我并不觉得我有哪一点比不上我的男同事既然没有差别,教育上也该一视同仁难道洪铭先生您是在害怕什么么”

    顾书尧闻声望去,是孔熙站在台下,她重新剪了短发,披了一件米色的外套,手插在口袋里。她说完朝着洪铭稍稍笑着抬了下头,是她独有的骄傲,如果那个人能看见,这个样子的她一定会喜欢。

    洪铭有些站不住脚跟,场下沸腾了,这场辩论谁输谁赢也占理已经一目了然。顾书尧脸上也露出笑容来,只是当她环顾台下时,才发现殷鹤成竟坐在角落看着她,他穿着西装并不显眼,在人群里抬头冲她笑了笑。

    稳定高产的新型抗菌素是两年后被研制出来的,不是顾书尧,却是一名燕北大学毕业的女学生。曾庆乾他们当年那些去法国留学的已经回来,他们之中有学机械制造的、学化工的、甚至有研究核的人才。他们受顾书尧的邀请,都选择回到了燕北。何宗文也回国了,只是这一回他还带回了他的妻子,是一位金发碧眼、十分美丽的法国女人。

    顾书尧和殷鹤成亲自为他们接风,泰游也去了,泰游因为顾书尧教导的好,从小语言天赋也十分出众,虽然只有两岁,还能用法语同何宗文的妻子艾玛交谈。

    大家都惊讶于小泰游的语言天赋,殷鹤成在一旁看着,用法语开玩笑道“我们一家三口都会?!奔蠹叶季日?,他笑着看了眼顾书尧,“我太太教的?!?br />
    燕北六省科技的发展,无形中在很多事情都慢慢有了底气。虽然眼下依旧问题重重,穆明庚虽然逃到日本,南方政府独揽大权。

    可方中石此时仍不满足,一边跟长河政府的其他派系部队继续内战,一边觊觎着盛军的军事实力,而日本和其他国家的驻军依旧没有撤离,这并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问题。

    年底的时候,在乾都召开了各地司令的会议,殷鹤成带着顾书尧去了,顾书尧也好几年没去过乾都了,倒是见了许多老朋友。

    方中石希望殷鹤成归于南方政府,并答应给他副总司令的位子。长河政府的旧部不愿意被方中石收归,暗中怂恿殷鹤成出任长河政府的新总理,挑拨道“您资历比姓方的深厚多了,当初您做陆军总长的时候,姓方的连资格都没有。我们服您,但不服那个姓方的”

    殷鹤成只笑了笑,并没有同意。那一年燕北易帜,殷鹤成答应从此归属南方政府,只要是抵抗外队侵略、维护领土完整,盛军一定全力以赴。但殷鹤成也拒绝了方中石让殷鹤成前往乾都任职的请求。

    这无休无止的混战早该结束了,国家稳定才能共御外敌。殷鹤成明白长河政府的残余势力之所以仍在,无非是有日本在背后支持,他们最不希望中国内部和睦。

    许多教训就在顾书尧给他讲过的那些故事里,他要做的是绝不重蹈覆辙。

    殷鹤成和顾书尧离开乾都,是方中石亲自送的他们上回盛州的专列,临行的时候,不知是方中石是不放心还是其他,仍在问“少帅,乾都可是个好地方,你真的不打算带着夫人、孩子过来么”

    殷鹤成往燕北的方向望了一眼,又看了看顾书尧,淡淡笑道“雁亭离不开燕北,燕北也离不开雁亭?!彼档氖鞘祷?,这样的形势,换一个人并不一定能守住。

    顾书尧挽着殷鹤成的手上了列车,进车厢的时候她望着殷鹤成笑了笑,小声道“这几天都忘了告诉你,你好像又要当爹了?!?br />
    “真的”

    “骗你做什么,说好还要个女儿的。我和你也离不开,也不分开”

    汽笛鸣响,专列在蓝天下缓缓向燕北行径,路还有很长,任重而道远。但有他们一同携着手走下去,艰险不可惧,遥远也不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