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英雄救美

作品:《归一

    路不可能是笔直的,他一直笔直的往前走,肯定会偏离道路,不过他自己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他被冻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看到右面不远处有处山洞都没有立刻跑进去,而是走过了才突然想起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山洞。

    摇了摇头,恢复了些许清醒,转身向那山洞走去。

    山洞外面并无脚印,为防意外,他并没有冒失的跑进去,而是取下弓箭,缓慢靠近。

    距山洞五六米时,吴中元停了下来,山洞并不深,自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里面有个人倚靠石壁坐在角落里,是个女子,眼睛是睁着的,正在冷冷的看着他。

    此人穿的是件青白色的衣服,可以清楚的看到衣服上有大片血迹,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他先前见到的那个,此人能够凌空飞渡,也只有凌空飞渡的人才不会在洞外留下脚印。

    短暂的对视之后,吴中元垂下弓箭,好声商议,“我快冻死了,能让我进去吗?”

    “想死你就进来?!鄙艉芾?,听声音此人年纪应该不大。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可是紫气高手,哪怕身受重伤,想要取他性命也是易如反掌,被她拒绝,吴中元也不敢冒进,只能恳求道,“我不是坏人,你就让我进去吧?!?br />
    对方并不答话。

    吴中元背上弓箭,搓手跺脚,由于洞里光线很暗,他看不到这个女子的长相,如果能看清她的样子,兴许就能认出她是谁,对远古时期的人来说,吴夲和吴追等人是一年之前才离开的,此人是熊族高手,吴夲肯定认得她。

    “滚开?!蹦昵崤铀档?。

    “我真的不是坏人?!蔽庵性弈?。

    “哼?!蹦昵崤永浜?,“牛族还有好人吗?”

    此言一出,吴中元反应了过来,他身上穿的衣服是自敌人身上扒下来的,年轻女子误以为他是牛族人。

    “这衣服是我从尸体上扒下来的,我不是牛族人?!蔽庵性档?。

    年轻女子并不接话。

    吴中元又说道,“我不久之前看到那两只老鹰在追你,我如果是牛族人的话,我就告诉他们你往哪儿跑了?!?br />
    “走开?!蹦昵崤由耸坪苤?,说话有气无力。

    “我要是牛族人的话,我就拿箭射你了,”吴中元说话的同时小心翼翼的往山洞挪动,“我真的快冻死了,你就让我进来吧?!?br />
    年轻女子没有接话,头一歪,晕了。

    吴中元哎了两声,年轻女子并无反应。

    吴中元担心她在装晕,战战兢兢的进了山洞,贴着石壁挪到另外一侧角落,这处山洞约有七八个平方,避风干燥,很是暖和。

    吴中元坐下之后歪头看那女子,细看此人容貌,此人年纪约在十八到二十五岁之间,长的挺好看,不过此人非常眼生,吴夲的记忆中对此人没什么印象。

    凌空飞渡是熊族特有的技能,鸟族人是利用盔甲在天空移动,而牛族人则是通过变化飞禽升空,此人施展的是凌空飞渡,无疑是熊族人,但为什么吴夲对她毫无印象?

    不过确定此人身份并不是当务之急,当务之急是尽快活动手脚提升体温,以免被冻伤。

    衣服都冻硬了,得脱下来磕去上面附着的冰雪,靴子里面也湿透了,也得脱下来,不停的搓手跺脚,外加揉搓头脸手臂和双腿,都冻麻木了,快没知觉了。

    折腾了十多分钟,情况略有好转,吴中元再度将视线移向那年轻女子,此人受伤的部位应该在右肋,鲜血一直在缓慢的往外溢渗,衣服上的血迹越来越大。

    吴中元有心察看她的伤势,又怕她突然苏醒产生误会,喊了她几声,也没有反应。

    踌躇良久,吴中元还是决定冒险救她一救,再不止血她必死无疑。

    女子随身带了一把剑,这时候的剑跟后世的剑不太一样,样式不是那么标准,有些像刀,却是双面开刃,女子携带的这把属于短剑,有匕首两个长,有长剑一半长短。

    这东西可不能放在女子身边,万一女子突然苏醒,来上一掌他可能还死不了,但捅上一??删退蓝?。

    动手之前先试年轻女子的鼻息,呼吸很缓慢,此人是紫气高手,呼吸的节奏比普通人慢是正常的,但气息非常微弱,这是失血过多所引起的虚脱休克。

    正所谓患不避医,既然要治伤,就得把衣服解开,吴中元也没过分纠结,快速的解开了对方的布扣,衣服共有三层,里面的亵衣没扣子,是用绳带捆系的,这个不用解开,往上翻一翻就行。

    伤口位于右肋后侧,是长剑刺伤,伤口长约四公分,此时仍有鲜血自伤口缓慢溢出。

    像这种伤势,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消毒和包扎伤口,不管长剑是否伤及腹腔肠道,此时都不具备处理的条件。

    没有酒精和其他消毒物品,只能用唾液,唾液可以外伤消毒,吐口水虽然很恶心却很管用。比吐口水更恶心的是撒尿,不过撒尿并不管用,尿虽然也含盐分,但里面有大量细菌。

    包扎也有技巧,不能朝同一个方向捆扎,不然会扭曲伤口,需要切割布条,以布条的中部压住伤口,然后正反同时向左肋缠绕。

    打结的松紧度也要注意,太松压不住伤口,太紧会挤压肠道,如果肠道有损伤,会加重伤势。

    同样的作法,需要捆扎两次,两次的松紧度也有细微差别,里面的那层紧中带松,外面那层松中带紧,这是为了以后逐层松开。

    最外面还要缠绕捆扎,确保伤处密封潮湿,如果干燥,伤口会外翻。

    这些技巧都是来自于三胡转移过来的雅利安人所使用的西方医术,他原本是不会的。而所用的布条是用年轻女子的外衣内衬割的,之所以不用他的是因为他身上这件衣服很脏。

    做完这些还不算完,此人失血过多,没有血液补充,必须保持温暖,不会人体会消耗更多体能来保持体温,会加重她的伤势。

    未经他人允许,翻动他人物品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未经他人允许脱人家衣服的事情他都做了,也就不在乎这些小节了,还好,年轻女子腰间的布袋里有火折子,可以设法生火。

    年轻女子随身携带的那把短剑被吴中元当做柴刀来用了,下雪也有下雪的好处,雪下还有干草,而枯枝也随处可见。

    十分钟之后,篝火燃烧了起来,搬回了足够的木柴之后,吴中元守着火堆,尽量保持洞内温度。

    他能做的只有这些了,至于年轻女子能不能苏醒,就得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微信公众号fengyujiuqiu关注每增加三百,加更一章。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