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切随缘

作品:《王牌雇佣兵之爆萌悍妻

    “老大,我们没有必要怕这么一个女人,既然上面吩咐下来了,我们可不敢有任何耽搁?!备詹怕刽嵩诔〉氖焙蚰腥说氖窒虏桓仪嵋卓?,现在背了鹿翎的眼,这才小心翼翼的在男人身旁说道。

    “你懂什么这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她的事情我必须好好考虑一下?!蹦腥擞行┌媚盏那昧饲酶谒砼缘氖窒碌耐?,之后钻进了书房里面,许久都不曾出来。

    鹿翎独自一人待在那个光线算不得好的房间里面,心里思索着离开的方式。

    她找了很久,最终在茶几上的水果篮里面发现了一把看上去比较锋利的水果刀。

    见此,鹿翎面上一喜,连忙移动身体,准备接近去拿那把水果刀。

    但是她脚下的脚铐却在她移动的过程中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鹿翎不知道这间房间的隔音效果怎么样,也不清楚外面究竟有没有人,但是为了不让人发现她的小动作,她只好倒在地上,朝着茶几滚了过去,尽可能的避免脚铐发出声音。

    过了很久,鹿翎总算是够到了那把水果刀,她这个时候才发现绑着她的绳子材质比较特殊,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其割开。

    但是眼下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所以她只好耐着性子,让那把小刀在绳子上面一下又一下的磨着。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直到鹿翎觉得双手已经变得酸疼的时候,这才终于用割断了绳子,但是鹿翎脚上的脚铐并不能就这样轻易的弄开,所以她现在只好暂且任其铐在自己的脚上。

    “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可以放你离开”

    就在鹿翎想办法将房门弄开的时候,屋外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鹿翎闻声立马将之前散落在地上的绳子按照原来的样子绑在了自己的身上,之后靠着墙,假装睡着了。

    当男人打开房门看见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鹿翎的时候,当即乐了:“这娘们儿还真是心大,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能睡着”

    说完这话,男人似乎想起了什么,立马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朝着外面走去。

    很快男人就带了几个手下走了进来,他冲着他带进来的人不断使眼色,示意他们去搬动鹿翎的身体。

    “你们这是做什么”

    鹿翎刚一离开地面,眼中凶光乍现,声音冰冷不已,目光去冰棱一般扫向正抬着她的几人。

    那几人被鹿翎的气势吓到,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噤,连忙松开了手。

    也就是这样,鹿翎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那模样很是狼狈。

    见鹿翎这么快就醒了,男人连忙吩咐:“把她给老子按住?!?br />
    手下闻言立马按照他说的做,也就是这样,鹿翎被按在了地上,男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拿出一个针管,笑得格外、阴险:“小妞,我这针管里面的药可是很起作用的,你试试吧”

    说话间,男人毫不犹豫的扎向鹿翎的肩膀处。

    男人此刻无比激动,眼见着目的就快达到了,只是就在针头离皮肤一厘米的位置,针管竟然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男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十分忌惮的看着鹿翎。

    鹿翎直接将身上的绳子抖落,之后缓慢的站了起来:“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就做不到了”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鹿翎直接夺过男人手上的针筒,将其放在男人的脖子处。

    “有话好好说啊,刚才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可不要激动?!闭胪吩牌し?,男人随时都能感觉到疼,不过他更害怕的是鹿翎将里面的药注射在他的体内。

    “让你的人给我把脚铐打开”鹿翎盯着男人那张害怕不已的面孔,不紧不慢的说道。

    “好好好”男人这个时候对于鹿翎所说的话根本就是唯命是从,立马让他的人去给鹿翎找脚上的脚铐钥匙。

    过了好一会儿,钥匙终于找来了,手下的人不敢有丝毫犹豫,立马给鹿翎打开脚上的脚铐。

    感觉双脚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行动,鹿翎这才露出了一点微笑。

    “你说你究竟想怎么死”不过鹿翎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男人,手上的动作变得更加粗鲁,同时漫不经心的询问出声。

    “你你爸爸还在我们手上,如果说我死了,你爸爸照样活不成”感觉到鹿翎的杀意,男人立马开口。

    “放了我爸”鹿翎手上的力气再次紧了几分,脸上锋芒更盛。

    “我也想,只是你爸是被我的老大控制住的,我也无能为力?!币蛭ε侣刽崾稚系恼胪?,男人每说一句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鹿翎闻言微微顿了顿,沉思了很久这才开口:“我可以答应跟你们走,只不过,你需要给我一周的时间,一周后我自然会听你安排?!?br />
    鹿翎知道,如今她的父亲在这些人的手上,她必须要做出让步,否则的话,受苦的将是她的父亲。

    “可以,只要你愿意跟我们走,怎么都好说?!闭庖淮?,男人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鹿翎的提议。

    毕竟他现在小命还捏在鹿翎手上,他自然不敢不遵从她的意愿。

    在这说,在他们的手里还牢牢的抓着一个鹿然,想来这女人也不会耍什么花招才是。

    两人意见达成一致,鹿翎这才松开了对男人的束缚,之后指着房间门的位置,冲着他们开口:“既然这样,你们是不是就应该离开了”

    男人权衡利弊,知道就算他没有被鹿翎钳制住,凭着他们几人根本就不是鹿翎的对手,所以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开门离开。

    等那些人都离开之后,鹿翎这才前往关着拜伦的房间。

    当鹿翎进门的时候,感觉一股劲风朝着后背的位置袭来。

    她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抓住身后的人的手,准备给其一个过肩摔。

    不想,那人竟然直接将鹿翎搂入怀里,语气低沉的开口:“怎么了,你连自己的男人都舍得打”

    熟悉的声音让鹿翎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你刚才不也准备袭击我吗”

    “我只是以为是绑架我们来的人,没有想到竟然是你,你已经将他们解决了吗”拜伦看着鹿翎,柔声询问。

    “对啊,按照我的本事解决这么几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吗”鹿翎望着拜伦笑嘻嘻的开口,同时还不忘用脑袋在拜伦的胸口处蹭了蹭。

    拜伦感觉到鹿翎的亲昵动作只感觉心里甜津津的,所以并没有多想,直接领着鹿翎朝着外面走去。

    “这些天我一直担惊受怕的,你们没事就好”两人没走出多远的距离,李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到了两人面前,显得有些忐忑的开口。

    “我们没事,不用你担心?!闭庖豢?,鹿翎再看着李玉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亲密的感觉,不自觉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刻意保持着和她的距离。

    鹿翎的动作让李玉目光暗了下来,迟疑了很久,但是还是犹豫着开口:“那我的孩子呢”

    此刻的李玉脸上的表情格外纠结,她不知道鹿翎还会不会管她的事情,也不知道鹿翎愿不愿意告诉她实情。

    “孩子没事,他已经被放了,你可以回去看看,应该就在你家里等你?!甭刽峥醋爬钣衩嫖薇砬榈目?。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便不再理会李玉,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

    直到鹿翎和拜伦走出了很远的距离,李玉这才后知后觉的冲着鹿翎的背影大声询问:“我们以后还能做朋友吗”

    鹿翎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只是留下四个字:“一切随缘”

    虽然鹿翎知道李玉做的这一切都有她自己的苦衷,但是在她心里,始终接受不了别人的背叛。

    离开了他们刚才所处的位置之后,两人找了一处相对来说比较隐蔽的宾馆。

    鹿翎按照之前的习惯,先是在外面看了一下宾馆的整体风格这才抬腿朝着里面走去。

    “等会儿”就在鹿翎前行的过程中,拜伦突然叫住了她。

    “什么事”鹿翎停下脚步,满脸不明所以。

    拜伦并没有多说,而是直接将他穿在身上的长款外套脱了下来,动作轻柔的披到了鹿翎的身上,笑着对着她解释:“为了不被别人发现,你还是穿上这件衣服吧”

    鹿翎虽然身形瘦长,不过拜伦到底要比她高出一大截,所以拜伦的衣服穿在鹿翎身上直接将她的膝盖遮住,本来剪裁得当的男士外套在鹿翎的身上又呈现出了一股别样的意味,看上去竟然格外的合身。

    之后两人并没有再耽搁时间,而是手牵着手,走进了宾馆里面。

    “两位是要住店吗单间还是”

    招待他们两人的是一个画着淡妆,看上去很有气质的青年女子,说话的语气十分得体。

    “单间”

    “双人间”

    随着女子话音刚落,拜伦和鹿翎在同一时刻开口。

    说完一句话之后,两人都直直的看着对方。

    女子在这里接待过不少的客人,也算是有了一些经验,所以见两人意见相左,她并没有插嘴,而是笑意盈盈的看向他们两人,等待他们自己商量妥当。